Thursday, June 10, 2010

(15)国中迁校,谈何容易!

回应:[ 独中20100531 的声明(2)有关尊孔国中迁校的问题 ]。有兴趣者,可直接去独中网站阅读有关的声明。 ***********

同样的,在这一段‘声明’里也有许多故意出错的数字或事项,这是独中要混淆是非的手法,不再一一指出了!不过声明里不断的提到 ‘种族霸权’‘始作俑者的马华公会’‘国阵政府’的承诺和食言,则应该交由有关方面研究作答。如果有关方面不知道有这一份‘声明’,尊孔独中不妨以快递重要文件的方式寄给或亲手交给对方,以便取得实际的成效。要不然这份‘声明’只是迷惑华社,空雷几响,没有了下文,白费心机。

博文14已经清楚的说明,雪州教育局长于1965年6月16日复函,指出及提醒董事会,要遵守改制的条件,即‘董事会要具备了国民型中学所需之教室和设备。国民型中学校及独立中学如有利益冲突时,国民型中学的需要应受优先考虑’。

当时的国中董事长张士元和蔡荣兴董事,又各自身兼尊孔独中董事长和总务职位,几乎可以说完全掌控了两校的大权,如果确定认为国中是‘鸠占雀巢’,大可把国中搬出‘四合院’,先安置在小楼,再让独中迁入四合院,恢复他们所谓‘正统正宗’ 的地位,然后再动脑筋把国中从小楼搬出去。事实上是 他们不敢也办不到,不是他们不知道,而是尊孔国中完全是合法合理合情的继承了尊孔中学的主权,使用四合院办学是绝对正当的行为!

在学校改制的事件中,‘雀巢鸠占’是个完全损人不利己,心胸狭隘的错误观念。在这个错误的观念驱使下,令当时手握二十余万元巨额‘建校基金’的董事会,看不到为独中另购校地的长远利益,宁可在1970年,尽耗费在重建小楼成为三层楼的校舍上,从此种下祸根,贻害无穷。

本博文曾提到过的吉隆坡中华独中购地迁校的良好例子,大家不妨再看看远在安顺的三民中学董事会,早在1963年就为独中购地建校(远见);怡保的育才独中,则要到1979年才购地迁校(不迟,一样好!);他们原来的校舍都归给国民型中学使用,校产还是归属于当地的华社及董事会,不见得就变成了政府的产权!所以当尊孔国中拥有及使用了目前的校舍,就会变成政府的产业,是尊孔独中一路来欺骗人民群众,耸人听闻的说话。

无需否认的,在张士元领导下的董事会,从1965年开始就想要把国中搬迁。不过他们不是要购地建校,而是去物色屋业发展商规划给政府的学校保留地,拿去教育部商谈,都无功而返。教育部主要的理由是:一.政府的校地不能给予不是政府学校的尊孔国中;二.教育部本身有全盘的计划来发展有关的政府学校保留地。

张士元退下后的董事会继续沿用着相同的路径寻找校地,结果可想而知,都是空雷不雨。郑福成于1993年接手为董事长后,其领导的董事会,也重蹈覆辙,忙乱了一阵子后,还是在原地踏步。唯一不同的是,其领导的董事会在寻找校地时,并没有所谓‘雀巢鸠占’的观念,更不曾研讨过校地主权属谁的问题,想要‘迁校’是为了让两间学校有更好的‘发展’空间,理由非常简单!就是这个有情有义又无私的态度,郑福成领导的董事会才会发起‘一家亲’的精神,为独中兴建15层大楼共筹募超过二百万元的经费。可是今天的尊孔独中不只完全忽视这段历史,还做出以怨报德的行为,令尊孔国中伤透了心!

居然屋业发展的学校保留地是水中月,董事会唯有另寻他法。结果在2003年,通过当时的马华总会长黄家定的协助下,得到陈雅才答应捐赠在 Puncak Jalil 的一块约三英亩多的农业地作为校地。不过事情可不是一蹴而就,从答应捐赠到地契转名就花了5年的光阴。在这段期间里,大家在实地勘查了解之后,觉得有关校地的地点和地形并不是很适合于建校。虽然如此,郑福成还是自费聘请绘测师画图做模型,谁知呈上的图测被地方当局退回,一个原因是没有符合新的条例,即在校地内腾出50尺宽的所谓校内道路。如果照做,可供建筑用的地方将失去了一大截。建校要有地也要有钱,308过后,时局有变,建校的巨款也毫无消息。所以说建校事是一波三折,问题接踵而来。在这一事情上,以前从来没听说过独中要为国中筹款,可是突然间在独中的声明里说:“…欣然表示愿意协助尊孔国中筹募建校基金。”。显然的,这一句‘表示’的话,不过是要做戏给大家看!

国中要筹募千万元的建校巨款,谈何容易!举个实在的例子,尊孔国中在校生,为了活动而向一家饼家募捐一些糕饼。饼家开始时听到是‘尊孔生’,就欣然的答应了。当有关的学生去领取时,饼家在进一步了解是‘尊孔国中生’后,即刻给予拒绝。老天!是谁成功的把尊孔国中边缘化或挤压到如此的地步?

话说回头,就在董事会想方设法的时候,却发生了独中‘阻挡兴建遮雨篷’的事件,同时挑起‘主权问题’,更不断的在文告声明中诬蔑鞭挞国中。事实上,直到遮雨篷事件发生之前,国中董事会从来没有说过不要搬迁的话。经此一事,国中的家教协会愤慨于独中的无仁无义,在遮雨篷事件上尽说些风凉话,因此为了不剥夺隆市中心中下层市民,送儿女到尊孔国中求学的机会,议决不要搬迁。这样一来,搬迁一事可复杂矣!这是尊孔独中霸权主义成功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