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28, 2010

(18)真相

(回应完结篇)
*********回应:[ 独中20100531 的声明(5)华教的历史问题与当前形势 ]。有兴趣者,可直接去独中网站阅读有关的声明。*********


这是一起尊孔独中阻难尊孔国中兴建遮雨棚的简单事件,尊孔独中要把它扩大以便和他们口中的‘种族霸权主义、民族教育、华教历史问题、当前政治形势等’挂钩,无非是想要合理化独中无理无情无义的行为。整篇声明里触及到尊孔国中的事项,都已在前面的博文中一一给予解释和驳斥,归纳如下:

1. 遮雨棚事件:是尊孔独中无理无情无义的行为。(见博文16)

2. 校地主权问题:独中先挑起主权事端,国中则根据改制的事实道出国中所拥有的权益。(见博文14 )

3. 国中搬迁:为了双方的发展,国中早有意要搬迁(舍己为人),然困难重重。今日独中无理无情的举动,令大家顿然失去迁校的意愿。(见博文15)

4. 独中搬迁:独中有意搬迁到雪州乌冷县,那么国中搬迁的意愿已失去意义。(见附图)

5. 四合院申遗:将四合院校舍申请保留为国家文化遗产,是回馈创校先贤恩德的最好礼物,也是尊孔儿女饮水思源的感恩表现!(见博文17)

尊孔国中的许多董事也是尊孔独中的永久赞助人,以前对尊孔独中的捐献和付出不会比当今的独中董事少!尊孔国中的董事热心公益,出钱出力,从来不曾在独中或华教的活动中牟取工程上或职务上的利益,如何就会在这次由独中挑起的‘遮雨篷兼主权’事件中,变成独中声明里所说的‘反独中反华教’、‘狼子野心’、‘为非作歹’之辈?独中甚至还呼吁‘华社’加以谴责,幸好‘华社’没拥有类似 [内安法令] 的权力,要不然大家可要噤若寒蝉,以免受牢狱之灾!

当今的尊孔独中董事会可以涂脂抹粉,尽量把自己美化和伟大化;可以把国中以前为独中的贡献/捐献一笔勾销,翻脸不认账;但是在把孔子金身石像请进摆放在校园内之后,却对国中做出如此毁谤诬蔑性的话语,实在是令人心酸又心痛,不配以‘尊孔’为名!尊孔独中这份2010年5月31日的声明所包含的恶毒,非其他人在报章为独中摇旗叫嚣可比!


Thursday, June 17, 2010

(17)一动不如一静

*********回应:[独中20100531 的声明(4)有关百年老校申遗的闹剧。  有兴趣者,请直接去独中网站阅读有关的声明。*********

在博文 《11  搬迁、申遗、根!》里,对独中的蓄意歪曲栽赃的谈话已作出驳斥,既然这份独中声明重提此事,那也不妨在此重新驳斥一遍。

话说尊孔国中饮水思源,至今还保留了四合院校舍正门上方‘尊孔学校’的校名。在热心校友的资助下,去年尾为校舍粉刷换装,同时在‘尊孔学校’名字的上端加上1906的字体,表明‘尊孔学校’创办于1906年

没有人否认四合院校舍建于1918年,并在1920年竣工使用。这所古色古香的四合院,孕育了无数的尊孔儿女。在四合院里,我们看到尊孔学校演变为尊孔中学,再演变为今日的尊孔国中。在四合院里成长的尊孔儿女对四合院充满了无限的感恩和爱意,四合院代表了尊孔学校的精神 --‘强健吾身、纯洁吾品、勤朴勇毅当力行!’

四合院就是尊孔儿女的‘根’,把根留住,是尊孔儿女的心愿,也是广大华社乐意看到的事情,所以将四合院成功申遗是保留和爱护四合院最好的方法。吉隆坡维多利亚中学和圣约翰中学的校舍先后成为国家文化遗产,为何吉隆坡的尊孔学校四合院不能成为国家的文化遗产呢?只有非尊孔人和无根之徒,才会对‘根’如此敏感,才会对‘申遗’一事暴跳如雷;也只有心存不轨之辈才欲把四合院连根拔除。

只要有值得保留和纪念的意义,建筑物不需要有百年的历史都可成为国家文化遗产。成立于1923年的雪兰莪中华大会堂,其会所建筑物是在1934年落成,于2005年被列为国家文化遗产,这就说明一切;至今雪华堂的建筑物也没有如尊孔独中所说那样,变成是政府的产业!

之前已一再解释,尊孔国中在四合院办学是合情合理合法的,但也不否认为了两校的‘发展’,国中有意搬迁。谁知尊孔独中借遮雨篷事件挑起‘主权’问题,并用尽恶毒的言语来诬蔑尊孔国中,令尊孔国中上下感到异常愤慨,国中家长教师协会因此议决:‘为了不剥夺隆市中心中下层市民,送儿女到尊孔国中求学的机会,决定不要搬迁。’ 在人权认知日益彰显的今天,这是家长的基本权益,大家都要给予重视!

既然搬迁一事阻难重重,四合院又有被连根铲除之虞,加上家长有不搬迁的意愿,那么一动不如一静,国中不搬迁也就行了,这可是充满智慧的决定!以后若有善长仁翁赏识尊孔国中的办校名声,愿意慨赠校地校舍,称之为尊孔国中二校,那更是美好的事情,对社会人民都有益处!

如果独中死皮赖脸,硬拗国中是霸占了他们的校舍,那么还是那句话,尽快入禀法庭,限时国中搬出去。



Sunday, June 13, 2010

(16)如何化无理变有理!

回应: [ 独中20100531 的声明(3)有关是否应该搭建遮棚走道的问题]。有兴趣者,可直接去独中网站阅读有关的声明。]
*******************

尊孔独中这段声明,是要文过饰非,漂白他们无仁无义之举。

声明里先说他们是教育工作者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要关照学生福利,…他们没有任何理由反对国中建遮雨篷
 说得好动听呀,既然‘没有任何理由’,那么当天他们一早传召人马,呼叫警察、发律师信来干什么呀?做戏吗?

声明再说‘他们的学生打篮球也面对日晒雨淋之苦,要盖的大棚却因拨款用罄而告吹’
那么独中就应该将心比心,为何还要阻难国中建遮雨篷?哦!还是说因为独中建不成大棚,国中就休想建遮雨篷?

接着声明的口气一转,在没有任何理由中,独中还是挤出理由来阻难兴建遮雨篷。首先还是以前的两个理由:“(一) 在孔像前横搭遮棚有碍观瞻(不是阻挡孔像的视线了)(二)在该处搭建遮棚走道将妨碍大型交通工具,尤其是消防车之进出与运作(多加个 大型交通工具)”。这二点似是而非的理由,在遮雨篷加高到五公尺及美化后已非问题(早前已在博文里给予驳斥)

声明再说,独中后来发觉有第个理由,即‘该处乃三叉路口的一部分,…来往交通频繁,国中学生若取道此处进出食堂将面对很大的交通意外威胁’。从独中的大楼落成使用开始,国中师生就‘被逼’用这个唯一的‘危险的三叉路口’已经十五年了。危险是有的,不过地点是在校园内,就如许多在校园内的道路一样,没有绝对安全之处,进出的车辆自当慢驶小心谨慎,一切务要以‘人’的安全为先!如今独中在‘没有任何理由’中发觉了并加多这第三条理由,无非要涂抹多些脂粉,来掩盖他们的无良品牌!

咦!还有第个最主要的关键理由怎么没有说出来呢?那天在阻难国中动工的时候,独中董事老爷从早喊到下午的‘主权’这个理由呀!由独中拍摄整天后而剪辑成约12分钟并上载到YouTube 的短片,两位独中副董事长谭志江、骆清忠、常董陈正锦和张发财副校长向警官记者面前大谈独中的‘地主权’‘拥有权’的理由,为何不再提出来了?独中漠视历史的事实,借遮雨篷事件挑起主权问题,就如我国一些极端份子,时不时挑起国家主权一事,来蛊惑人心,宣扬谁是外来的,谁是正统的一个样!从那天以后,独中本身及朋党戚友不断的在报章发表独中的主权论和正统论,竞相吹嘘支持,并对国中无理的左右开弓,完全不提独中阻难建遮雨篷的不仁义之行为。我们说,如果独中的确是地主和拥有一切,那就尽快入禀法庭,限时国中搬出去,省气又省力。(请看博文(3)嚣张的‘主权’论(4)我们的根 )

最后,此段声明提到国中卢校长主动和独中吴校长友善见面时,卢校长不经意的在口头上提到是否可以把遮雨篷建在另一端(北端)?卢校长后来报告说,吴校长将给予考虑,不过在这份独中声明见报之前,没听说过独中对他们原则上考虑的事情有给予任何肯定的答复。

其实国中董事在商讨后认为,在北端建也同样会面对独中坚持的一个理由,即‘搭建遮棚走道将妨碍大型交通工具,尤其是消防车之进出与运作’的问题?北端的过道,是要经过独中大楼的旁门、两层的楼梯及停车场。如果建在此处,以后两校学生之间的问题将无完无了,得不偿失。例如旁门和楼梯的开关责任及损坏的问题,汽车被刮花的问题等。国中董事会的结论是原来的地方是最佳的选择,不过不插手也不阻难两校校长去处理北端建棚一事。



Thursday, June 10, 2010

(15)国中迁校,谈何容易!

回应:[ 独中20100531 的声明(2)有关尊孔国中迁校的问题 ]。有兴趣者,可直接去独中网站阅读有关的声明。 ***********

同样的,在这一段‘声明’里也有许多故意出错的数字或事项,这是独中要混淆是非的手法,不再一一指出了!不过声明里不断的提到 ‘种族霸权’‘始作俑者的马华公会’‘国阵政府’的承诺和食言,则应该交由有关方面研究作答。如果有关方面不知道有这一份‘声明’,尊孔独中不妨以快递重要文件的方式寄给或亲手交给对方,以便取得实际的成效。要不然这份‘声明’只是迷惑华社,空雷几响,没有了下文,白费心机。

博文14已经清楚的说明,雪州教育局长于1965年6月16日复函,指出及提醒董事会,要遵守改制的条件,即‘董事会要具备了国民型中学所需之教室和设备。国民型中学校及独立中学如有利益冲突时,国民型中学的需要应受优先考虑’。

当时的国中董事长张士元和蔡荣兴董事,又各自身兼尊孔独中董事长和总务职位,几乎可以说完全掌控了两校的大权,如果确定认为国中是‘鸠占雀巢’,大可把国中搬出‘四合院’,先安置在小楼,再让独中迁入四合院,恢复他们所谓‘正统正宗’ 的地位,然后再动脑筋把国中从小楼搬出去。事实上是 他们不敢也办不到,不是他们不知道,而是尊孔国中完全是合法合理合情的继承了尊孔中学的主权,使用四合院办学是绝对正当的行为!

在学校改制的事件中,‘雀巢鸠占’是个完全损人不利己,心胸狭隘的错误观念。在这个错误的观念驱使下,令当时手握二十余万元巨额‘建校基金’的董事会,看不到为独中另购校地的长远利益,宁可在1970年,尽耗费在重建小楼成为三层楼的校舍上,从此种下祸根,贻害无穷。

本博文曾提到过的吉隆坡中华独中购地迁校的良好例子,大家不妨再看看远在安顺的三民中学董事会,早在1963年就为独中购地建校(远见);怡保的育才独中,则要到1979年才购地迁校(不迟,一样好!);他们原来的校舍都归给国民型中学使用,校产还是归属于当地的华社及董事会,不见得就变成了政府的产权!所以当尊孔国中拥有及使用了目前的校舍,就会变成政府的产业,是尊孔独中一路来欺骗人民群众,耸人听闻的说话。

无需否认的,在张士元领导下的董事会,从1965年开始就想要把国中搬迁。不过他们不是要购地建校,而是去物色屋业发展商规划给政府的学校保留地,拿去教育部商谈,都无功而返。教育部主要的理由是:一.政府的校地不能给予不是政府学校的尊孔国中;二.教育部本身有全盘的计划来发展有关的政府学校保留地。

张士元退下后的董事会继续沿用着相同的路径寻找校地,结果可想而知,都是空雷不雨。郑福成于1993年接手为董事长后,其领导的董事会,也重蹈覆辙,忙乱了一阵子后,还是在原地踏步。唯一不同的是,其领导的董事会在寻找校地时,并没有所谓‘雀巢鸠占’的观念,更不曾研讨过校地主权属谁的问题,想要‘迁校’是为了让两间学校有更好的‘发展’空间,理由非常简单!就是这个有情有义又无私的态度,郑福成领导的董事会才会发起‘一家亲’的精神,为独中兴建15层大楼共筹募超过二百万元的经费。可是今天的尊孔独中不只完全忽视这段历史,还做出以怨报德的行为,令尊孔国中伤透了心!

居然屋业发展的学校保留地是水中月,董事会唯有另寻他法。结果在2003年,通过当时的马华总会长黄家定的协助下,得到陈雅才答应捐赠在 Puncak Jalil 的一块约三英亩多的农业地作为校地。不过事情可不是一蹴而就,从答应捐赠到地契转名就花了5年的光阴。在这段期间里,大家在实地勘查了解之后,觉得有关校地的地点和地形并不是很适合于建校。虽然如此,郑福成还是自费聘请绘测师画图做模型,谁知呈上的图测被地方当局退回,一个原因是没有符合新的条例,即在校地内腾出50尺宽的所谓校内道路。如果照做,可供建筑用的地方将失去了一大截。建校要有地也要有钱,308过后,时局有变,建校的巨款也毫无消息。所以说建校事是一波三折,问题接踵而来。在这一事情上,以前从来没听说过独中要为国中筹款,可是突然间在独中的声明里说:“…欣然表示愿意协助尊孔国中筹募建校基金。”。显然的,这一句‘表示’的话,不过是要做戏给大家看!

国中要筹募千万元的建校巨款,谈何容易!举个实在的例子,尊孔国中在校生,为了活动而向一家饼家募捐一些糕饼。饼家开始时听到是‘尊孔生’,就欣然的答应了。当有关的学生去领取时,饼家在进一步了解是‘尊孔国中生’后,即刻给予拒绝。老天!是谁成功的把尊孔国中边缘化或挤压到如此的地步?

话说回头,就在董事会想方设法的时候,却发生了独中‘阻挡兴建遮雨篷’的事件,同时挑起‘主权问题’,更不断的在文告声明中诬蔑鞭挞国中。事实上,直到遮雨篷事件发生之前,国中董事会从来没有说过不要搬迁的话。经此一事,国中的家教协会愤慨于独中的无仁无义,在遮雨篷事件上尽说些风凉话,因此为了不剥夺隆市中心中下层市民,送儿女到尊孔国中求学的机会,议决不要搬迁。这样一来,搬迁一事可复杂矣!这是尊孔独中霸权主义成功之处。



Thursday, June 3, 2010

(14 )尊孔国中合理合法的权益

声明里不断的提到‘逼迫改制’,‘威迫利诱’的字眼,不外乎要给人们一个印象,灌输一个概念,即‘尊孔中学’的改制是不正当的。言中之意是要告诉大家,任何关系到尊孔国中的要求或说话也是‘不正当和不合理’的!看官们,这就是尊孔独中 ‘霸权主义’ 的具体表现。

很好奇,没有申请改制的坤成中学和循人中学的董事会是不是‘威武不屈,富贵不淫’呢?反而尊孔中学董事会既屈服于‘威权’之下,又受到‘利益’的诱惑呢?那么过后他们又要办独立中学,是不是同样的又屈服在 ‘威迫利诱’下呢?在法律上,‘威迫利诱’可是一个能够使到合约/契约/议决案等被否定的因素,涉及者可能也会有触犯刑事法的问题。如果的确是有‘威迫利诱’的实在证据,尊孔独中董事会不妨尝试入禀法庭去纠正或推翻‘改制’一事,只要尊孔国中因‘威迫利诱’的因素被判‘改制’是不合法的,那么事情可就一了百了,此后尊孔独中就不用忧虑枕榻之旁,另有鼾声!

独中声明里的这一段开始说:“尽管 尊孔中学 于1962年中被逼改制…”,接着又说 “(1) 在当政者的威迫利诱下,尊孔独中 董事会于1962年2月2日召开的紧急会议上,……通过接受改制”。

奇怪吗!开始时用‘尊孔中学’,过后即变成‘尊孔独中’,这不是笔误,而是今天尊孔独中惯用的手法,以‘虚实真假’交叉话语,来混淆视听,因为过后教育部来函说:“现有之校舍,仍继续属于现在之物主。” 独中以为如此一来,现在的物主就是他们了!

开始说的‘尊孔中学’,是正确的;接着变成了‘尊孔独中’,则是错误的,因为尊孔独中要在1963年才设立,要不然尊孔独中接受了改制,那么还有尊孔独中吗?真是令人哑然失笑!

1962年2月2日,是尊孔中学(不是独中)董事会,以投票的民主方式,通过向教育部申请改制,10票赞成对4票弃权。如果是‘通过申请’,那么所说的‘威迫利诱’的成分在那里?这是董事会写给教育部申请函件里的说话吗?当然不是。所以说,‘威迫利诱’ 的指责完全是尊孔独中诬蔑中伤的话语。

1962年2月2日的紧急会议上,通过了的惟一事项就是要把尊孔中学‘申请改制’,并没有所谓通过把学校校地给予‘尊孔独立中学’一事。原因是很清楚的,一来尊孔独立中学还不存在,二来如果真的是给了所谓‘将来’的尊孔独中,那么尊孔中学拿什么去向政府申请‘改制’呢?如果校地/校舍都给了独立中学了,那么还需要申请‘改制’吗?如果尊孔中学董事会拿没有校舍和设备的‘尊孔中学’去申请‘改制’,然后领取全部津贴,这不是在‘欺骗’吗?

所以说,不管是曹尧辉代董事长或是后来的张士元董事长,他们说校地及校舍是属于后来成立的尊孔独立中学,而不是当时申请改制的尊孔中学,客气的说,那是他们个人的看法,是不正确的!不客气的说,他们有利益冲突,因为他们也是后来成立的尊孔独中的董事长,他们如此的做法有负尊孔中学董事会所托!

的确是有一些董事认为不要改制,而要办独立中学,所以他们认为校地应该归属于尊孔独中是他们的个人看法,那是很自然的。但是最后尊孔中学董事会还是通过将尊孔中学改制为尊孔国民型中学。既然如此,校地和校舍就应该由尊孔国民型中学继承,如何就会落到后来成立的尊孔独立中学手上?

政府的教育部官员从来没说学校的主权归属于尊孔独立中学,那是独中的骗话。正如独中声明里提到的 --- (2)全国教育总监于26/4/1962致函………the school premises shall belong to the Board of Governors of the school, …….. that these will continue to belong to the present owners.
(译文:阁下要求校舍属于学校董事部,……但它们仍继续属于现在之物主。)

很明显的,教育部的信函说校地和校舍归属于原来的物主/业主,也就是当时的尊孔中学董事会,并不是后来的尊孔独立中学。

在声明里,尊孔独中有意或无意的遗漏了一些教育部关于改制的文件,以及一封雪州教育局于1965年6月16日答复张士元的信函。信函最重要的一点是提醒董事会,要董事会遵守改制的条件,即教育部通告57号,尤其是第二段和第三段(第9条)。同时提醒董事会‘有义务具备国民型学校所需之教室。国民型学校及独立学校如有利益冲突时,国民型学校的需要应受优先考虑。所以说张士元在信里提到的“本校没拥有自身的建筑物”是睁着眼睛说瞎话,而被教育部的官员很客气的拆穿了。信里的另一个重点是‘国中的利益应受优先考虑’,则被当时的两校董事会故意的忽略了,因为两校的董事会拥有相同的主要成员,其后果是尊孔独中越来越壮大,尊孔国中则受困于四合院近50年,至今还要受到无理的谴责驱赶。在独中霸权横行肆虐下,也没有人敢出来为尊孔国中说句公道话!(见:尊孔国民型中学百年纪念特辑128-130,132-135)

从有关的信函的对话来看,无疑的尊孔国民型中学董事会是继承了尊孔中学董事会,要不然教育局不会提醒尊孔国民型中学董事会要‘遵守改制的条件’。所以说,尊孔国民型中学董事会继承了尊孔中学的校产是正确的说法。

尊孔中学在1962年5月1日正式改制并成为尊孔国民型中学,当时改制后不久,全校的学生都有收到政府退回来多缴交的学费,意味着董事会已接收到应有的政府津贴。那时尊孔独中还不存在,尊孔独立中学是在1963年才正式成立的。

在整个事件里,有意掩盖事实的是尊孔独中,挑起主权事件及不断滋事的是尊孔独中,居心叵测的更是尊孔独中。尊孔独中董事会的会议记录要如何胡言八道是尊孔独中本身的事情,大家所知道的事实是学校地契的名字并不是尊孔独立中学。如果他们认为不对,就如独中谭志江副董事长所说,交由法庭去判定是肯定不错的办法!




Wednesday, June 2, 2010

(13)独中的霸权主义

2010.05.31 独中声明(ii):(1)有关尊孔校地主权谁属的问题: **我国建国之初,主导着国家政治主流的种族霸权主义,在华基执政党的积极配合下,成功地在国会通过了逼迫华文中学改制及威胁华小生存的《1961年教育法令》。时任教总主席兼尊孔中学副校长的林连玉先生领导华社奋起反对这项单元化的国家教育政策,最终却落得个被褫夺公民权,吊销教师证以及逐出尊孔校园的悲壮结局。1962年,在华基执政党威迫利诱下,尊孔中学董事会终于接受让尊孔中学改制为尊孔国民型中学,并成立尊孔独立中学以延续民族教育的使命,传承中华文化的命脉。华教先贤与前辈近半个世纪的艰苦奋斗终于让今天的尊孔独中呈现一片宁静平稳、欣欣向荣的小康光景。今天的尊孔独中继承了改制前的尊孔中学所肩负的民族教育使命,其在民族教育的正统地位是毋庸置疑的,不容争辩的!**


‘种族霸权主义’ 令人听起来有颤抖的感觉,是不是真的如此?没有研究,既然牵涉到政治,就交给对政治有研究的学者来评论。可是到了今天,我们深深的感受到 ‘独中霸权主义’的嚣张厉害。只要一谈到‘独中’,其他学校就要鞠躬礼让退后,连当前的政府都要献地拨款来笼络巴结。所以当尊孔国中要为师生福利建造一个简单的遮雨篷时,即刻受到尊孔独中强势的阻挡打压,还大声呼喝,校地校产是我的,你不可以动!

说到‘威迫改制’里的‘威迫’一事,有没有言过其词,我们并不知道。但是我们知道的事实是,当时有很多华文中学要接受政府的‘全津贴’(利诱?),因此‘改制’了;也有不少中学要独立自主的,因此不接受改制;而改制了的中学,又有很多另办独立中学,但董事会不能以开明的态度来处理,以致造成两校共处一地纠纷多多的事情。

改制与否的好处和坏处,过了约半世纪的今天,大家有目亲睹,不需在此赘述。不过,今日的国中和独中所面对的已是一片不同的新天地,尊孔独中不需要为了校地的主权,一而再的拿‘改制’的事情在华社里挑拨离间,煽动关心尊孔人民的情绪。就如中国改革开放已三十余年,不需要再拿‘大跃进’和‘文革’的事情来大做文章。既然独中愿意将孔子的石像摆在校园内,就实实在在的接受孔子的教诲,以仁义来处理两校目前的事情,才是上策。

传承中华文化,维护华文教育,并不是尊孔独中的专利。由尊孔国中教导出来的儿女,直接的或间接的,都在社会各阶层为传承中华文化作出努力和贡献;其中就有不少的在华文小学里当教师,甚至校长(吉隆坡至少有三位);点点看尊孔独中里的董事,也有尊孔国中儿女的影子,不妨问问他们,是不是在为传承中华文化而奋斗?如果独中认为只有他才是‘正统’的,只有他才负有‘使命感’,那是狂妄的说词,天大的笑话!

尊孔儿女尊重林连玉老师高风亮节,为尊孔,也为正义和理想奋斗,付出了他的青春和精力,他的美名已深入民心,功绩在民间传播。可是对尊孔独中时不时拿出林老师的名声来为自己的作为辩护或成为攻击别人的武器,那绝对是可耻的行为。就如他们把孔子的石像摆放在学校大楼旁,任他日晒雨淋,又不遵守孔子的教诲,同样可恨。难道他们已黔驴技穷,除了嫁祸栽赃,滥用林老师的名声外,就没有其他可行的方法了?

今天的尊孔独中宁静否,还是暗流汹涌,大家可以静心观察。不过数十年来,尊孔中学两校虽有争执,都能在大家退让的情况下解决,虽然往往国中作出了更多的礼让和付出。近十年来已无退让的问题,原因是尊孔国中已到了退无可退的境界,尊孔独中则使出他们的‘杀手锏’,高喊主权,要把尊孔国中赶尽杀绝,逼出八达岭山,以遂他多年来要将四合院连根拔起之心愿(还是切除心头之恨?)




Tuesday, June 1, 2010

(12)嫁祸栽赃

2010.05.31 独中声明(i):
“本董事会针对尊孔国中一小撮滋事董事假借为学生福利搭建遮棚走道不果的事件而挑起的一系列破坏两校友好关系的恶劣行为,决定予以严正的回应,以正视听。本董事会吁请广大华社民众关注这股反独中、反华教逆流的出现,必要时给以制止和谴责,以免华社受其误导,甚而分裂。以下为本董事会之严正声明:”

好厉害,只见‘声明’的旁门一开,尊孔独中跃马腾空跳出,来个回马刀,一劈间,刀光闪闪,暗箭数发,欲将尊孔国中即刻砍翻于地,然后再借用华社的手,让其死于乱棍之下。尊孔独中的心狠手辣,嫁祸栽赃的卑贱手法,莫过于整个声明里的这一段!

话说尊孔国中要建个遮雨篷过道,让师生在雨中使用,这是积德行善,造福师生之举,有何不好?尊孔独中董事则呼唤教职员、出动保安人员、传召警察和发出律师信来阻挡兴建,说遮雨篷会遮挡孔子石像的容颜,又会影响救火车救火时的行动。尊孔独中如此疯狂的行为,才是真正的在破坏两校的关系,独中董事才是真正的滋事份子!

由于尊孔独中以怨报德,尊孔国中惟有坚守孔老夫子的教导,以直报怨。既然新校舍没有着落,家协决定不要搬迁,大家道‘好’之后,决定将消息公诸于世,这是直道,不嫁祸,不栽赃!尊孔国中向社会的表白,如何会变成尊孔独中所说的‘反独中和反华教’呢?这可是一颗很犀利的子母弹,爆炸时,近者则亡,远者则重伤!这子母弹的杀伤力实在太强了,因此没听说过吉隆坡的坤成中学和中华独中曾经使用过,但是这十年来尊孔独中却似乎乐此不疲,也一再有所斩获,自然也有人受到伤害。最近其元帅抛出的是命中率和穿透率极强的中子弹,号称‘华教败家子’,结果打伤了公认的华教中坚强人。尊孔国中除了走‘直道’之外,也多多叩拜孔老夫子,祈望人民的眼睛越擦越亮,不被独中无中生有的伎俩及各种煽情的言辞手法所蒙骗。

‘误导华社,甚至分裂华社’ 是尊孔独中圈内的元帅和将军的专长!自遮雨篷事件发生后,他们的文告声明新闻一篇接着一篇,内容真真假假,虚虚实实,总之其结论就是尊孔独中没有错,错在尊孔国中,因此在声明里号令华社制止和谴责尊孔国中!噢!真厉害。试问一个能够被尊孔独中号令的‘华社’,尊孔国中有何能耐去误导和分裂他们?就像前面所说,尊孔国中只有多叩拜孔老夫子,祈望能将尊孔独中乌烟瘴气的遮眼法及煽情的迷雾驱除破掉,让人民的雪亮眼睛释出功能,不再被骗。很明显的,独中一再使用‘狼来了’的伎俩已逐渐失去功效,所以他们要先下手为强,要使到人民大众有先入为主的概念,当华社不再听信他们的时候,原因就是国中‘误导了华社,分裂了华社’!

(后记:独中的声明共有5段,约7000字,改次陆续的在这儿分析详谈。)






(11)搬迁、申遗、根!

在尊孔独中网页,有事关 ‘遮篷走道说明会’ 的新闻报道,志期2010年05月31日。既然关系到尊孔国中,当然有需要作出适当的回应,社会大众才不会只听到一方的声音,所谓兼听则明,偏听则暗!
***报道称:
沈德和指出,既然政府没有履行承诺发展国中,…………

(回应 :请拿出证据文件,证明什么时候政府有承诺过要发展尊孔国中? -- 若没有则是谎言。)

***报道称:
……..如今国中又宣佈不要搬迁, 甚至还要申请文化遗產。………

回应 :因为独中以怨报德,国中的新校舍又没着落,家协决定不要搬迁,大家都说好!另一方面,独中有意要把祖先留下的四合院校舍连根拔起,所以将其申请为国家文化遗产是保护祖业的最佳选择。)

***报道称:
………希望……政府也实现 308全国大选前的承诺,协助国中搬迁至其他地方。

(回应 :请拿出证据文件,证明政府有承诺协助国中搬迁。不过任何人为了争取选票而信口雌黄的说话不可当作是政府的承诺。--- 若没有则是谎言。)

***报道称:
另一方面,儘管媒体受邀出席採访週三晚上的紧急会议,但独中校长吴建成致词时却多番强调週三晚 上这项只是说明会,不是新闻发佈会。

回应 :紧急会议变成是说明会,又不是新闻发布会,只是证明事情可以因情况而有变动。所以国中因情况有变,以致想搬迁变成不想搬迁,同一个样,没有不妥。)

***报道称:
吴建成在说明会上也抨击尊孔国中在这起事件上处心积虑,包括在学校建筑物的校名处增加 “1906”日期的做法。“校舍於1922年才启用,至今未有100年歷史,可是国中却说要去申遗。”

回应 :尊孔国中饮水思源,至今还保留了四合院校舍正门上方‘尊孔学校’的校名。我们在热心校友的资助下,在去年为校舍粉刷换装,同时在‘尊孔学校’名字的上端加上1906的字体,表明‘尊孔学校’创办于1906年。没想到吴建成居然处心积虑,特意歪曲的指我们有意称四合院是建于1906年的!这种嫁祸栽赃的手法,国中领教了。

把建筑物申遗,有关的建筑物并不需要有百年的历史。雪隆中华大会堂成立于1923年,而其会所建筑物是在1934年落成,结果在2005年,我国的文化艺术及文物部将其建筑物列为国家文化遗产,并得到政府拨款维修,那是多么好和高兴的事情,不知独中同意和高兴否?)

***报道称:
他也驳斥国中“把根留住”的说辞,反问选择改制的国中要把甚么“根”留住。

回应 :游牧民族的根在大草原里,原住民的根在高山树林里,尊孔国中儿女的根就深埋在四合院里!只有存心要把四合院连根拔除的人,才会说尊孔国中会有什么‘根’,才会讲要把什么‘根’留住!这种藐视的口吻,也只能出自有没有根的人口中!)

***报道称:
也是专业工程师的独中副董事长骆清忠也再次阐明,为何独中反对有关兴建遮棚走道的计划。

回应 :报道只说‘为何’,并不报道内容,何也?因为骆的名句就是‘救火车在救火的时候是要前后左右移动来救火的’?由此可见他的专业程度,不报道是正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