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31, 2010

(10)本是同根生?(回应报章的报道)

南洋商报采访了三位尊孔独中董事要人和教育部副部长魏家祥,访问内容刊登在30.5.2010的国内版。

尊孔独中前董事长邹寿汉所说的有关资料或密件,其实早已刊载在《尊孔国民型中学百年纪念特辑》内,请关心的朋友查阅126页至135页(i)30/6/1965董事会记录 (ii)Official Statement -- 1961年教育部官方文件 (国民型学校校产拥有权)(iii)改制为全津中学的条件 。只要我们不断章取义,将全部文件放在一起来看,然后略加分析思考,就清楚尊孔独中并没有继承,也没有拥有之前尊孔中学校地和校舍的主权。

这三份真实的文件已足够和清楚的说明:

(一)是尊孔中学董事会向教育部申请将‘尊孔中学’改制,然后易名为‘尊孔国民型中学’。

(二)自然的,尊孔中学的董事会也就易名为‘尊孔国民型中学董事会’。

(三)改制前后,校地和校舍都是归属于尊孔中学的董事会,并不归属于政府。

(四)既然尊孔国中董事会是由尊孔中学董事会易名而来,那也就合情合理的拥有了尊孔中学的校地和校舍(备注:要不然尊孔国中能在当时主要的校舍四合院上课吗?)

(五)改制前后,都有董事认为要在原地办尊孔独中,从小楼的改建到巍峨的十五层大楼,这个要求已一一的实现了(备注:就是这种拿得起放不下,心胸窄又短视的态度,导致今天两间尊孔中学的困境)

(六)原来的‘尊孔中学的董事会’及过后继承它的尊孔国中董事会有责任和义务提供校舍和设备开办‘尊孔国民型中学’,在没有得到教育部的同意下,不得更改(备注:早前的尊孔国中在本身董事会的失责下,已失去了许多设备)

(七)尊孔独中和尊孔国中若有利益冲突时,需要以尊孔国中的利益为优先(备注:一路来,尊孔国中的利益都被丢在一旁)

假如尊孔独中董事会的确是继承了‘尊孔中学’的董事会,那么他们就有责任和义务去遵守尊孔中学董事会将学校申请‘改制’的条件!但事实上是他们不断的逼迫尊孔国中搬迁,可是却不会或不能提供‘代替’的校舍和设备。换句话说,他们不会遵守也不需要遵守‘改制’的条件,因为不是他们‘继承’了尊孔中学董事会。这是浅显易见,逻辑性特强的道理。

尊孔校友会或更切实的尊孔(独中)校友会前主席刘庆棋,为了要当选,抹黑其前任主席,结果被告上法庭,最近其毁谤的讼诉被判输了。数年前,他曾经写信给国中董事会,强硬的指出校友董事应该由他的校友会来委任,若国中董事会不遵从,就威胁说要将此事公诸于华社!没想到今天的他依旧是横蛮兼可笑,既然大言不惭的说88年尊孔国中建电脑室,是预先获得独中的批准!我们肯定那绝对是一个天大的谎言,如果不在此给予驳斥,久了就如‘国中向独中租借校舍’的骗话一样,不明真相人就会说‘是真的呀’!更妙的是他既然异想天开,建议造个地下通道来取代遮雨篷过道,那可真是滑天下的大稽,难道他幼稚的不知道如此的工程,时时刻刻都会造成四合院和独中大楼变成危楼吗?还是说要将四合院搞成危楼就是他潜在的本意?这令我们回想起尊孔国中的科学楼和食堂变成危楼的事情。科学楼和食堂是50年代完成的建筑物,而其所在之处,从来没听说过有滑坡或土崩的事情。尊孔独中于83年在其边旁建起电脑楼后不久,这间只存在了30年左右的科学楼却变成了‘危楼’!我们不禁要合理的怀疑‘危楼’事件,是不是尊孔独中兴建电脑楼所造成的影响和后果?若是,是故意的还是计算失误?因为紧接着而来的就发生了刘庆棋带头发动大搞要拆除‘危楼’来兴建尊孔独中大楼的风波!

尊孔独中董事长沈德和说,只要尊孔国中迁校,就可一劳永逸的解决校地的问题。不错,尊孔国中本来有意要迁校,原来的目的是要让两间兄弟学校都有发展的空间。可是在国中处处被边缘化的情况下,要迁校可真是难、难、难!反过来,独中若要建校迁校可就容易得多了,这当然要归功于董教总数十年来对华社教导及努力的成果!其实,只要尊孔独中学习中华独中,遵守教育部的规定,早早的购地建校,两校的问题已在七、八十年代解决,那里会在尊孔独中耗费了几千万元之后,还是问题重重,至今无完无了!

不是说尊孔独中申请在乌冷县10英亩的校地已经垂手可得了吗?就如以前所说的,只要独中把心结解开,把包袱放下,把尊孔独中搬迁至乌冷县,那儿有好多的华文小学都是潜在的学生来源,尊孔独中在那儿是一枝独秀,光明的前途就在眼前。留下祖先的产业,留下古色古香的四合院,继续让尊孔国中安心的在原地办学,同时大家努力的将四合院申请为国家文化遗产,那么对祖先、对家长学子、对华社完全有好处,完全没有害处。到时,尊孔国中上下绝对不会以怨报德,绝对的会为尊孔独中的迁校建校出钱出力,不落人后。留下的独中大楼,大家可以从详策划,只要衷诚的把国中看成是自己的兄弟,不再玩弄什么你得到了就是我失去了的零和游戏,没有什么事是不可办妥的!这是‘共创双赢’的最佳途径,不懂身兼董总副主席的邹寿汉有没有这种智慧、胆识和魄力来完成或实现他‘共创双赢’的说话?

魏家祥副部长说‘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这句话尊孔国中早在十年前就对尊孔独中说过了,可是尊孔独中并不认为尊孔国中是延续自尊孔中学,他们认为尊孔国中是政府用一块钱向独中租用校舍30年,是政府利用改制的手法‘插进来’的一间政府学校,意图就是要消灭独中!当教育部决定将国民型中学易名为国民中学时,他们就洋洋得意地说:你看,你是尊孔国民中学了!因此独中的吴建成校长说尊孔国中连‘根’都没有!

噢!事情是很清楚的,凡是关心尊孔事件及抱着‘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的看法的尊贵人士,应该要了解及清楚的明白两间学校的来龙去脉,他们的‘根’到底在哪里?在整个事件中,又是谁在‘煎煮’谁的根?是谁不断的在打击别人,甚至召唤律师、警察和保安人员?是谁为特定的议程不断的在蒙骗社会大众?在这儿,尊孔国中的儿女要大声的说,我们的根就深埋在四合院里!

话说回头,尊孔国中到底是直接由教育部管理,推行教育部政策和课程的学校,因此照顾师生的福利,是教育部的直接责任和任务,对‘遮雨篷’事件教育部不应该袖手旁观,更不应该毫无动静,就好像和他们没有关系似的。教育部不可能说不知道,因为它的全权代表就是尊孔国中的校长,一位受教育部委托管理学校的领导!说实在的,尊孔国中董事会是疼惜师生受雨淋的状况,才会答应自身拨出款额,希望尽快的将‘遮雨篷’建好。要不然董事会大可要校长向教育部申请拨款兴建,因为这是校长和教育部不可推卸的责任。我们希望尊贵的教育部副部长也能亲自关心和处理有关的事件。




Thursday, May 20, 2010

(9)胸怀和智慧

虽然大家对屈居在小楼的尊孔独中充满无限的同情心及扶助心,但也要勇敢的面对事实,才真正的符合拥有尊孔校训的 [勇] 字。既然选择了将学校改制,又选择办独立中学,就应该放开胸怀,利用智慧,寻找两校的生机。而不是希望以‘皇帝的新衣’的方式来蒙蔽大众,纠缠在‘雀巢鸠占’的错误看法和心态中,把自己的尊孔国中看成是‘别人来借用校舍’的学校,以至错失多少良机!



同样接受改制的吉隆坡中华中学董事会,就有高瞻远瞩的智慧和胸怀,拿得起放得下,毅然的在1969年以22万元在怡保路为中华独中购置6英亩多的校地,为两校,尤其是为中华独中开辟了无限的生机。今日中华中学两校的成就就是最好的见证。

当时的尊孔中学董事会没有钱吗?不然!从1953年至1962年所收取的建校基金,以尊孔学生号称三千人来说,不算利息,就应该存有20万元(见庄迪君校长 文稿)。如果当时尊孔中学的董事会能够当机立断,不纠缠在什么‘我是雀来你是鸠’,这个似是而非的问题,用建校基金为尊孔独中购置新校地,以当时尊孔中学名声之盛,连尊孔小学的建校委员都有193名,相信尊孔独中的建校工程会比中华独中更早开始和更早竣工,时至今日名声应当不在中华独中之下。







可惜可恨!如今花费近二千万元的尊孔独中大楼却说教室不够,空间狭窄,学校的设备如电梯等经常出现问题;本来停车场和礼堂等空间的出租就可帮补学校每年超过半百万的经费,但还是喊钱不够用。最后甚至说学校位在市中心,学习环境不好,因此乘机挑起主权问题,以怨报德,意图卖祖业迁校。

有人会说我在这里提出来是马后炮,没有作为,放了就算。其实不然,只要大家敞开心胸,接受学校改制的事实,把包袱放下,将心结解开,光明大道就在眼前。不要忘记,我们已踏入了21世纪的第十个年头,不是停留在20世纪的五、六十年代。




Sunday, May 16, 2010

(8)尊孔国中的校舍不见了?

1965年,尊孔小学终于有了自己的家,不再和尊孔国民型中学共用校舍了。这是尊孔中学申请改制为尊孔国中所得到的好处,大家有目共睹!高兴之余,尊孔国中董事部(主要成员与尊孔独中的董事部相同)想借用尊孔小学的成功例子,在5月29日去函向雪州教育局申请拨地建校,理由如下:

“本校董事部於5月18日举行会议,结果议决呈函 贵教育局请求政府拨出地段并起建新校舍以配合一间现代化与及新式中学的需要。………本校为适应此种条件,认为建立校舍为当前的急务。本校尚未有校舍,现时暂借用尊孔独立中学之校舍开班教学,…………故特函请求迅速采取步骤,……..。”*

雪州教育局于6月16日的复函称:“………贵校董事部於1962年5月1日函复教育部信件M.E.O. 030/23/(28) 接受各条件而申请改制为全津贴学校。所以贵校董事部有义务具备国民型学校所需之教室,国民型学校及独立学校如有利益冲突时,国民型学校之需要应受优先考虑。余并请阁下注意教育部通告第189号有关独立学校与津贴学校共用一校舍事,该通告后由K.P.S.0565/(21) 号之通告修改,规定独立班级,延至1968年应停止在津贴学校内开设。……….”。*




不晓得当时的尊孔国中董事部是无知还是患了失忆症?他们难道忘记了就是他们向教育部申请改制,承诺遵守改制的条件,然后易名为尊孔国民型中学的事情吗?怎么可能短短事隔三年,被受托管理学校的尊孔国中董事部居然说自己的学校没有校舍?好像是尊孔国中有如变魔术一般,‘无中生有’的从空气中冒出来,然后要借用别人的躯壳存活下来!

虽然他们都身兼尊孔独中主要董事的职位,明显的对独中多有偏帮,可是要向教育部申请拨地建校也可用其他的理由,为何却说尊孔国中没有校舍,是向尊孔独中暂借的呢?这种以白纸黑字写出,颠倒是非,违背改制诺言的说辞,则完全是陷自己学校于不义之行为,误导尊孔学校和社会,为以后两所中学的种种问题和纠纷埋下了导火线!



尊孔学校的董事有如此的智慧和胸襟,热爱母校的尊孔儿女只有仰天长啸!

(*注:见 尊孔国民型中学百年纪念特辑,128页)




Saturday, May 1, 2010

(7)尊孔学校





















50年代,尊孔学校的中学部在上午上课,小学部则在下午上课。一日,小学部放学后,四周逐渐冷清下来。突然传来一阵嚎啕声,原来有位一年级生的母亲还没来到,他心慌的哭了起来。这时走来一位高中生,关心的问明白后,二话不说,用铁马把小学生送回到‘哥洛士街’的家中。这就是尊孔学校的兄弟情

1958年,为了遵循国家独立后的教育体制,尊孔学校分为尊孔中学尊孔国民型小学,照样的在同一所校舍上课,上午是中学,下午是小学。为了申请改制,尊孔中学董事会于1962年3月26日去函向教育部要求拨地建小学。4月26日,教育部复函称将尽力安排所需的地段为小学建校之用。其实,这也是要符合教育部所定下的改制条件之一,即两间学校不能共用一所校舍。

1962年5月1日,尊孔中学董事会正式去函向教育部申请将尊孔中学改制为尊孔国民型中学,教育部迅速批准,过后也实现其承诺,拨地拨款给尊孔国民型小学建校。

引用尊孔小学校史的记载:“...1962年蒙政府拨新街场路地一段,计三依格半,为建新校舍,并津贴建筑费十五万五千元,于1962年12月6日成立筹建校舍委员会,由张士元任建委会主席,副主席:曹尧辉、林邦玲。总务:蔡荣兴。财政:陈泰阶。查数:荣兆华会计师,常务委员九名,建校委员一百九十三名。 在主席领导下,筹备工作积极进行,社会人士热烈支持,筹得建校费二十三万四千一百七十一元九角五分,遂于63年2月动土兴工,三层楼寓于1964年落成,共有教室21间。1964年底,本校迁入新校舍,旧校舍续办中学。……”

12/7/1962 的英文海峡时报(Straits Times Press)也有关于尊孔小学得到政府拨地拨款建校的新闻报道(请看图)。

如果说那时候的尊孔中小学董事们暗自沾沾自喜,应该是可以理解的。为了要让尊孔中学申请改制,而使到共用校舍的尊孔小学得到政府拨地拨款建校,那自然是好事。当然,华社一向来都认为政府拨款拨地建立华小,是理所当然,更何况华文小学教育已经纳入独立后的国家教育主流内,所以那不是什么值得宣扬的事情。

由于尊孔小学的新校地是属于政府的,那么就如吉隆坡州立小学和许多校地属于政府的小学一样,可算是名副其实的政府学校 了,也就是说政府对尊孔小学完全拥有主权。直到今天,没听过有谁认为尊孔小学从政府津贴资助的民办小学变成政府小学一事有何不妥,更何况尊孔小学保留了校名,也保留了董事会!

座落在‘八达岭’山(Petaling Hill)上的四合院校舍,也由尊孔学校改变为尊孔中学,再改为尊孔国民型中学。饮水思源是孔子的教诲,尊孔的儿女不敢忘本,在校舍正面额门的三角框内,一直保留着《尊孔学校》的校名,最近更为它添上新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