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21, 2010

(6)[礼义廉耻] 去了哪儿?















一路来,我们对独中都有一股‘情意结’和扶助心,也认同独中在华文教育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再加上尊孔国中对尊孔独中多了一份兄弟之情谊,因此在尊孔独中多次建校的过程中,我们都给予大力的资助,并在各方面给予配合。眼见尊孔独中由‘小楼’蜕变为两座三层校舍,过后更横跨‘斜坡’,建立起十五层的巍峨大楼,当时大家都感到无限欣慰。反观尊孔国中,四十多年来依然故我,守着四合院,默默耕耘,并无太多的怨言。其实,就算有怨言,也飞不出了四合院,除非你亲身到此体会!

自古以来,我们都知道搭桥铺路是造福人群,是积德的善举。所以只要有能力,好事大家都会落力去做。可是我们没有意料到壮大后的尊孔独中,却居然挑起学校的主权问题,借机闹事,横蛮的阻难尊孔国中董事会为学生的福利而要兴建的遮雨篷。

唉……!我们不禁要仰天长叹,孔老夫子呀,尊孔学校的先贤有没有选择错误的校训?[勤朴勇毅] 到底适合乎?要不,尊孔儿女的 [礼义廉耻] 去了哪儿?

长叹之后,我们还是要严正的指出,尊孔国中对尊孔独中的仁义礼让之举,不意谓尊孔国中董事会从此失去了或放弃了对原有校地和校舍的主权,更不意谓校舍校地的主权就此落入尊孔独中的手中!正是因为尊孔国中拥有主权,才能做出礼让,而后独中的十五层大楼才能建成!若果尊孔国中的确一无所有,以今天尊孔独中的强大及嚣张的态度,早已把大门紧锁,不容尊孔国中董教员生再踏进校门一步!



Saturday, April 17, 2010

外一篇 (C) 威哉,校友会!







1215遮雨篷的事件,尊孔校友会的谭志江主席、黎业波副主席及理事陈正锦先后一早出现在校园内,从铁栅大门到孔像之间走动,所为何事?原来是指挥教职员,呼唤保安和警察,出示律师信,阻难兴建遮雨篷。过后还开记者会,宣布独中的主权。威哉!威哉!

当然,我们要公正,不可取巧,因为好多人都有几重身份,所以要把他们的身份弄清楚。那个时候他们是代表尊孔独中董事会,谭志江是副董事长、黎业波是总务,陈正锦是常务董事,所以不算是代表校友会,他们是代表尊孔独中董事会执行任务,无可厚非!

不过令人奇怪的是,为何在校友会的官方网页中 --- 会务活动 :发表文告 2009年12月,刊登了一份志期12月24日‘尊孔独中董事会声明 ---- 回应尊孔国中欲强行盖建遮棚走道’的文告?如此看来,说‘阻难兴建遮雨篷’是校友会的‘会务’之一,并不是信口开河,也没有冤枉校友会,那是有他们的网页为证的!

这份分发给各报馆报道的‘独中声明’,曾经刊登在尊孔独中的官方网页 [校园新闻] 中,不久后就被撤下了,相信是尊孔独中有重要的人物不认同声明里面的一些内容。不过有关‘声明’至今还保留在尊孔校友会的官方网页的‘会务活动’一栏中,‘会务活动’一词已清楚的说明一切,不须再赘述了!

校友会认为尊孔国中是他们的母校之一,多次通过提案要国中董事会接受他们‘委任’的校友董事,以示尊重校友会及让校友会为母校的发展扮演应有的角色(提案语)。可是在这件遮雨篷事件中,校友会重要的成员,却公然的不尊重其宣称为母校的尊孔国中,还扮演着打压(不是发展)尊孔国中的角色!看来校友会有角色错乱的幻觉,这是一种病,可要尽早找良医诊断医治,以免病情加重!

古语云:敬人者,人恒敬之!校友会从刘庆棋主席的‘搬迁不力’及‘要公诸于华社’的威胁信函到谭志江主席的‘无法无天’及‘尊孔学生不怕风雨’之语,如此这般不尊重他们口中的母校‘尊孔国中’,又如何能赢取到别人的尊重?校友会除了不断通过议决案,发表文告来自我粉刷皮面之外,还有什么可取之处?

(注:照片取自星洲日报的新闻报道)






Monday, April 12, 2010

外一篇 (B)冻结关系是明智之举


















尊孔国中董事会(后称董事会)和尊孔校友会(后称校友会)是两个注册不同的团体,各自根据本身的章程规范行事。相同之处是尊孔校友会的会员,有些是曾经在‘尊孔国中’或其前身‘尊孔中学’求学受教育的学生。换句话说,如果要拉近关系,校友会算是‘儿子’,董事会算是‘老子’。所以,‘老子’做的事情,作为‘儿子’的校友会就算不同意,也理当尊老敬贤,不该对董事会有‘叛逆’的举动!

话说回头,董事会的章程里有委任董事的条款,其中条款 1(ii)说:‘三位校友成员由董事会从校友中委任’。以前董事会和校友会互相尊重,友善往来,因此接受校友会推荐过来的成员,并委任他们为代表校友的董事。大家可要注意,校友会只是 ‘推荐’,而由董事会‘委任’;他们是 代表校友,并 不是代表校友会

2001年起的尊孔独中风波,逐渐蔓延至尊孔校友会。2003年的4月,尊孔校友会将举行执委会改选。在这一场激烈选战中,由刘庆棋为首的‘改革派’,曾经挥起一个矛头指责董事会称:搬迁不力!刘庆棋等的目的何在?尽在此言中!中选后,刘庆棋即刻来函要求取代尊孔国中董事会中的校友代表三人。

尊孔国中董事会的一些成员,包括郭金棠顾问和丹斯里郑福成董事长,曾经是刘庆棋等在尊孔独中风波里要斗争打倒的对象,董事会不欲看到一路来和谐的尊孔国中从此吵吵嚷嚷,不欲看到学校的事情被复杂化,甚至变生肘腋,因此唯有根据章程,慎重处理有关校友会的要求。

首先,董事各有任期,那是众所皆知之事。由于当时的校友董事无意要辞职,董事会也无理由开除他们,所以要等到2004年才委任谭志江为校友董事来取代有关任满的董事。正如所料,校友会大表不满,刘庆棋主席更在多个场合公开抨击董事会和在场的董事长,含有羞辱之意。董事会不与他在公开场所争执,而平心静气的在会议中行使本身的权力,取消校友会所推荐的代表,改委其他校友为董事,谭志江则改为‘直委董事’,以示尊重,任期由2005年开始。不过后来谭志江宣布不接受委任为直委董事。

显然的,董事会这一正确并带有骨气的行动,令刘庆棋为首的校友会暴跳如雷。他们不只不检讨本身嚣张无礼的行为,更变本加厉,以一封志期1/3/2005*,语带威胁的公函致给董事长。公函中语气傲慢,除了对董事会无礼责难之外,更要董事会修改章程以遂他们之意。孔子曰:是可忍,孰不可忍!西谚也说:这是最后一根压断骆驼背的稻草 It is the last straw that breaks the camel’s back! 董事会卒在2005年6月29日的会议上,冻结与校友会的关系,免得以后事情纠缠不清,无完无了。

写到这儿,大家不妨看看尊孔小学董事会。2003年校友会也安插了三位代表,从此以后,尊小董事会鸡犬不宁。在2006年中,黄清城校长调职离去,接着黄耀辉董事长也意兴阑珊的离开董事会。(听说有人对尊小董事长一职,擦肩而过,暗自捶心。不表。) 由此可见,尊孔国中董事会依章行事,慎重的处理有关事情,是明智之举,更是合乎情理的。

时至今日,由刘庆棋到谭志江担任主席的校友会,还是冥顽不灵,从来不检讨自己的态度行为,甚至倒过来指责说董事会干涉校友会的权益,真是令人摇头叹息!校友会这几年来,年年通过所谓要学校董事会接受校友会的代表为董事的议决案,幼稚到如此,令人哑然失笑!想想看,一个团体要接受你,你没有议决案也会照样接受;一个团体不要接受你,就算你通过一百次的议决案也无作用。当然,校友会这一举动,无非要做个样子给大家看,也就是说只有他人错,校友会就是没有错!

================================
* 注:尊孔校友会志期1/3/2005 公函 ---- 请参阅《尊孔国民型中学100年纪念特辑 p148 - p149》




Saturday, April 10, 2010

外一篇 (A): ‘无法无天’
















吴建成校长公开指责董总主席是‘华教败家子’,理由何在?不见报章有报道,令人无法解开疑团。现今的尊孔校友会主席谭志江兼尊孔独中副董事长,之前曾指责尊孔国中董事会‘无法无天’,并在其2009年度大会纪录中给予说明。谭主席的理由是 “董事会当时在他缺席的情况下删改会议记录”。

谭主席的理由含糊其辞,把一些重点有意无意间的隐瞒了。让我们在此给予补充分析。

首先,他[缺席]了,缺席什么场合?他是缺席了尊孔国中董事会会议。

其次,是在什么情况下 [删改会议记录] 呢?是在当时的董事会会议上,不过他缺席了!

其三,是谁[删改会议记录]了?是当时董事会会议上所有出席的董事,在检讨前议各事时做出的决定!

其四,在董事会的会议上,大家在检讨以前的议决案时,做出修改或增删的议决,那么这种所谓 [删改会议记录] 的行为,合法合理吗?答案是“合法也合理”!

换句话说,董事会是根据正常的合法合理的会议程序进行议决,并没有如谭主席所说的‘无法无天’。反而是他不满或不同意董事会的议决,而对整个董事会做出侮辱性的言辞。如果谭主席的理由说法可以成立的话,那么大至国会会议,小至社团会议,都不可以对以前的议决案做出检讨、修改或增删啰?也不可以在某某缺席的情况下进行有关的事情啰?因为那可是谭主席说的无法无天呀!

听说即将来临的尊孔学校校友会年度会员大会上要[删改章程],准确一点也就是说要增删校友会成立时候所通过的一些 [章程记录]的条款。我们要劝告谭主席不要玩火哦!在指责别人无法无天的时候,可千万不要以‘同样的理由’带领大家去做无法无天的事情!




Tuesday, April 6, 2010

(5)历史证据




1962年5月1日尊孔中学董事会去函教育部,申请将‘尊孔中学’改制为‘尊孔国民型中学’,教育部接受申请并认定从函件的日期起开始生效。翌年,尊孔中学正式称为尊孔国民型中学,其主要的校舍就是目前的四合院大楼,对面已被拆除的科学实验室、食堂和厕所。活动场所则有篮球场和四合院前面的空间。

当时尊孔中学余思庆校长继续担任尊孔国民型中学校长很多受尊敬的资深教师也留任,计有萧锦章师,张超榜师,赵炳连师,饶小园师,叶维楚师,吴志芳师,谢金福师,梁锡九师,辛上图师,谭干夏师,何启明师等。教育部所批准另外开办的尊孔独立中学则在旁边的‘小楼’办学。

以上的历史事迹已清楚的证明,尊孔国民型中学是承继尊孔中学的铁般事实

尊孔中学董事会不是两手空空 的申请一间国民型中学,而是以原有的校舍向教育部申请改制为尊孔国民型中学,并接受教育部有关改制的条件。改制后,学校也就遵从教育部的指示改名为‘尊孔国民型中学’原来的尊孔中学董事会也顺理成章的改称为尊孔国民型中学董事会。毫无置疑的,尊孔国民型中学董事会名正言顺的继承了尊孔中学的原有校地和校舍。

尊孔中学及其继承者尊孔国民型中学董事会是校地及校舍的拥有者,董事会只是提供校舍让教育部办学和管理。尊孔中学‘改制’并不是将校舍/校地‘送给’政府,所以尊孔国中不是许多人眼中的政府中学!改制后的尊孔国中实质是一间由政府津贴及管理的 民办中学称其为民办中学,因为校舍和校地主权是直接归属于尊孔国中董事会,间接的也就是归属于当地的人民和社群

假设 另外被教育部批准开办的尊孔独立中学是继承了原来的尊孔中学,为何尊孔独中不继续在四合院主楼办学,而要去‘小楼’开课?为何尊孔中学的余思庆校长和众多的资深老师不‘留在’尊孔独中继续教学?为何独中要另外称为‘Confucian Private Secondary School’ 而不继续称为‘Confucian High School’,一如‘Kuen Cheng High School’ 及好多华文‘High Schools’ 那样?所以说历史的证据明确的指出尊孔独中是另外设立的一间新的中学,尊孔独中绝对不是从尊孔中学延续过来的。

肯定的,有人会用各种扭曲的理由,如‘打压论’、‘收买论’、‘华奸论’等来描述改制的实况,然后以横蛮及强词夺理的方法说尊孔独立中学是继承了以前的‘尊孔中学’。也基于这个歪理,他们一路来都向外公开的曲解说尊孔国中是‘雀巢鸠占’,而完全不会认真去看待是尊孔中学申请‘改制的事实’。他们以为将谎言重复十次以后,假的就会变成真了!

其实,今天最时尚的一句话,就是《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Saturday, April 3, 2010

(4)我们的根




近来我国的 ‘主权论’和 ‘寄居论’非常嚣张,令人忧心和厌烦。马来西亚是我们的国家,这块土地就是我们成长生活的地方。生于斯,长于斯,不论‘一个马来西亚’的概念能不能够将 ‘1’ 字竖立起来,我们的根就在这片国土里。


近来学校的 ‘主权论’和‘寄居论’也同样嚣张,令人愤慨不已。尊孔国中是我们的母校,古朴的四合院就是我们接受教育成长的地方。虽说‘尊孔一家亲’的 ‘1’ 字早已倒下被埋葬,但是我们的根就在四合院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