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28, 2019

美丽的风景线?香港


美丽的风景线?香港
      (612后的香港)

香港      香港

时代革命            曱甴出齐 
光复香港            鼠辈横行
反中反国            逃犯条例

打砸掟烧            自由开放
造谣诬蔑            民主人权
屈得就屈            法治至上

臭酸臭酸            连侬垃圾
开遮开遮            丑事免睇
没有暴徒            只有暴力

五大诉求            缺一不可
逆我者打            正义加油           
顺我者放            公平加油

丢你老 M            黎李陈陈
跪跪美国            拜拜英国
嘿嘿黑黑            心惊胆跳
              
公义和平            带去荷兰
终极目标            揽炒瓜齐           
荣光归香港         阿门!













Tuesday, June 11, 2019

谈谈“国民型中学”的董事会 邝其芳

一篇中肯的文章,帮助了解 “国民型中学”及其董事会,特此转载。
 ****************************************************************

邝其芳律师  简介:http://chidaoluntan.blogspot.com/2015/05/blog-post_91.html
(1)马来亚大学数学荣誉学士 (BSc. Hons)
(2)伦敦大学法学学士 (LL.B)
(3)马来亚大学法学硕士 (LL.M)
(4)曾经是国民大学预科班数学教师、执业律师及私立学院主管法律课程行政及教学工作
(5)曾任董总教师训练组(师资教育局前身)执行秘书、首席行政主任(现称首席执行长)、考试局主任等

https://www.dongzong.my/resource/images/doc/SMJK/SMJK_wenxian-01.pdf

谈谈“国民型中学”的董事会
 邝其芳 

我们在这里所说的 “国民型中学” 指的是在《1961 年教育法令》下改制为英文中学的前华 文中学,而不是那些在《1961 年教育法令》前就已是英文中学的学校。 

国民中学与国民型中学
 “国民学校” 这个名词第一次出现在《1952 年教育法令》里,指的是以马来文或英文为主 要教学媒介的学校。其他学校则是非国民学校。 

《1957 年教育法令》采取了不同的分类法。以马来文为主要教学媒介的小学称为“标准小 学”,以英文,或华文,或是淡米尔文为主要教学媒介的小学则称为“标准型小学”。中学方 面,无论是以马来文,或英文,或华文,或是淡米尔文为主要教学媒介,都称为“国民型中 学”。可见,《1957 年教育法令》在小学方面将小学分为两个等级,但中学方面却没有等级 之分。 接受政府资助的条件 根据《1957 年教育法令》,所有学校都必须有董事会。如果一所“国民型中学”要获得政府 的资助,它们的董事会就必须受到《1958 年资助学校(管理)条例》、《1958 年资助学校(管 理章程)条例》、《1958 年教育(财务资助)条例》以及稍后有关修订条例的约束。政府给 予资助的条件之一就是董事会必须有教育部委任的董事。

接受政府资助的条件
根据《1957 年教育法令》,所有学校都必须有董事会。如果一所 “国民型中学” 要获得政府 的资助,它们的董事会就必须受到《1958 年资助学校(管理)条例》、《1958 年资助学校(管 理章程)条例》、《1958 年教育(财务资助)条例》以及稍后有关修订条例的约束。政府给 予资助的条件之一就是董事会必须有教育部委任的董事。

 《1961 年教育法令》 
在《1961 年教育法令》下,“标准小学”改称为 “国民小学”,“标准型小学” 改称为 “国民 型小学”,仍然保持分为两个等级。以马来文为主要教学媒介的中学称为 “国民中学”,以英 文为主要教学媒介的中学则称为 “国民型中学”。以其他语文为主要教学媒介的中学不能再 得到政府的津贴,只能成为 “独立中学”。从《1961 年教育法令》开始实行时,“国民型中 学” 指的是英文中学。法律上已没有所谓的 “国民型华文中学” 了。

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中期开始,英文中学逐年改用马来文为主要教学媒介。到了八十年代中 期,它们都是完全使用马来文为主要教学媒介,已经是 “国民中学” 而不是 “国民型中学” 了。“国民型中学” 事实上已不存在了。

 《1996 年教育法令》则干脆连 “国民型中学” 的名词都去掉,正式表明法律上不存在什么 “国民型中学”。然而,社会人士也许是因为感情上还放不下或是根本不知道教育法令已经 有了修改,仍旧将这些学校称为 “国民型中学” 。目前,马来西亚共有 78 所这类 “国民型中 学”。

《1961 年教育法令》下教育部长颁布的《1962 年教育(拨款)条例》于 1963 年修改后加了 一份附录,列明董事会章程必须具有的条文,主要内容是:
 ➧校长为董事会秘书。
 ➧董事会成员必须包括一位或多位校友代表、一位或多位学生家长代表、一位或多位信托 人代表、一位或多位赞助人代表以及任何在教育法令下颁布的条例所规定由部长提名的 人士。
➧本校教师、教育部官员和任何与供应该校用品或食品有关的人士都不能出任该校的董 事。
➧其他条文主要是关于董事会开会的规定。

 1966 年,教育部长对《1962 年教育(拨款)条例》再次做出修改,颁布新的附录以取代原 有的附录。新附录第 1(B)段规定,章程除了必须列明校长为学校事会秘书外,还必须列 明校长并非学校董事会的成员。主要的修改是在新附录的第 1(C)段。这段规定,章程必 须列明董事会成员必须包括:不超过 3 位校友代表 、不超过 3 位学生家长代表 、不超过 3 位信托人代表、不超过 3 位赞助人代表以及不少过 3 位由部长提名的人士。 

在 1970 年代之前,学校董事会是其学校教职员的雇主,虽然在程序上有关教职员的聘请和 解雇都必须获得教育部的批准,但在法律上学校董事会确是拥有委任及开除学校教职员的权 力。不过,从 1971 年开始,依据《阿兹报告书》的建议,中小学教职员的聘请和开除权改 由一个由教育部设立的 ‘中央教育局’负责;董事会就这样对学校的人事完全失去管理的权 力。

 《1996 年教育法令》 
《1996 年教育法令》于 1998 年 1 月 1 日正式实施,取代了《1961 年教育法令》。由于 “国民型中学” 仍旧是政府资助学校,它们的董事会将继续存在。政府资助学校原本就是由 有关的董事会创办和拥有的,因此,政府资助学校必须有董事会,本来就是法理上应有之理, 绝不是什么恩赐或豁免。

“国民型中学”应得到那些资助
 作为政府资助学校,“国民型中学” 可应该得到什么样的资助呢?在《1996 年教育法令》 下,一所政府资助学校可以获得:
➧全部的资助拨款 (full grant-in-aid; sumbangan bantuan penuh) 以及 
➧资本拨款(capital grant; sumbangan modal)。 

资助拨款(grant-in-aid) 指的是学校行政开支方面的拨款。资本拨款(capital grant)指的 是学校建筑、桌椅和其他器材配备方面的拨款。 

因此,“国民型中学” 可以得到政府拨给支付教职员薪金、学校行政开销、学校建筑以 及桌椅和其他器材配备的款项。 

有部分 “国民型中学” 与当地的华文独中和华小是由同一个董事会负责的,或是他们的 董事会大都是同一批人。在这样的情况下,有关董事们更应该设法尽量向教育部申请和要求 对 “国民型中学”给予建设和发展学校的拨款,以便不妨碍独中的筹款活动。“国民型中学” 的董事必须时时不要忘记要求政府兑现当年改制时所许下的诺言,特别是提供充足的经费 (包括建设和发展拨款)给予改制中学。

 1998 年教育部关于所谓 “半津贴学校” 的指南
 教育部教育政策规划以及研究组和发展、私营化和供应组于 1998 年共同起草的关于所 谓 “半津贴学校” 的指南。他们在教育法令之外巧立名目,自行替政府资助学校分类,将校 地不属于教育部的学校称为 “sekolah bantuan modal” (一些人士翻译为 “半津贴学校”,其 实不准确,应该翻译为 “资本拨款学校” )。然后,他们就自行规定 “sekolah bantuan modal” 只能获得资助拨款(grant-in-aid),不能获得资本拨款 (sumbangan modal)。他们说,只有校 地属于教育部的 “sekolah bantuan penuh” 才能获得资本拨款(sumbangan modal)。事实上, 校地属于教育部的政府资助学校,其董事会还是需要去向公众人士筹款,才能为学校建新的 校舍和购买新的设备。

显然,教育部官员漠视教育法令的规定,自行弄出这样一套行政规则,就是不要让政府 资助学校得到关于学校建筑以及桌椅和其他器材配备的拨款。这份指南是将教育部官员多年 来不成文的做法书面化。其说法是不合逻辑的,既说是 “sekolah bantuan modal”, 为什么反 而不能获得资本拨款(sumbangan modal)呢?

更不合理的是,上述指南规定所谓 “sekolah bantuan modal” 要建新的校舍或维修现有 校舍时,其董事会必须书面声明,不会要求教育部资助一分钱,并且在建好后,必须将有关 建筑移交给教育局。既然校地不属于教育部,有关费用又是董事会自己筹的,为什么要移交 给教育局呢?这样做,不是剥夺了董事会对有关建筑的主权吗?因此,“国民型中学” 的董 事必须发出声音,要求废除这份不合理的指南。

“国民型中学” 董事应有的认识
 首先,“国民型中学” 的董事必须对董事会和自己作为董事的定位有明确的认识。他们 必须确立“国民型中学是政府资助学校,不是政府学校”  的观念。同时,也必须了解 “董 事会是代表当地社群来管理学校的单位”。这样,董事就不会事事都交由校长或教育局去决 定,才能发挥“当家作主”的精神。 

其次,“国民型中学” 的董事必须对他们在法律上的一些职责有清楚的认识。他们必须 保管学校的注册证,将注册证挂放在学校办公室的显著地方。他们必须根据该学校董事会的 章程来处理董事会的事务。如果董事会章程已经多年没有修订,也许有必要设立章程小组, 研究如何进行修订以符合现有局势的需求。 

再次,“国民型中学” 的董事必须主动要求政府落实当年所许下的诺言以及根据教育法 令给予政府资助学校的权利去争取建筑新校舍、维修校舍和购买配备的拨款,尽可能避免向 华社筹款。为此目的,董事会应该每年都提前向教育部提呈下一年度或下五年的发展预算, 要求给予拨款,并且要有后续的追踪,设法尽量要当局给予所应得的拨款。

确保母语班顺利开办
 “国民型中学” 的董事有一个特殊的任务,就是确保母语班获得顺利地开办和进行。母语班必须排在正课内,也必须有合格的在校母语班教师。“国民型中学” 的董事必须不断监 督母语班的事务,以便对任何影响母语班正常运作的问题,及时向有关方面反映,要求尽快 解决问题。董事会应鼓励学生报考华文科。(博客注:母语班,即有华文课的班级。)

关注预备班的教学
 “国民型中学” 预备班的学生,多是从华小升上来的。由于 “国民型中学” 是由华社创 办以及多年来都向华社筹措经费,因此有义务对这些学生给予照顾,协助他们克服教学媒介 语转换的困难。董事会应确保学校有开办预备班,以让那些成绩较差的学生在学习上有一个 比较顺利的过渡期。董事会也应关注预备班的教学,设法协助有关教师和学生,例如:与家 教协会共同合作,研讨预备班所面对的问题以及为有关教师或学生提供适合的参考资料或教 学软件。

协助学生应付政府考试
 由于 “国民型中学” 的学生需要克服教学媒介转换的困难,董事会应和家教协会一起协 助学生应付政府考试。例如:举办有关考试技巧和如何克服考试压力的讲座。董事会和家教 协会也可以考虑是否要拨款赞助贫寒学生的考试费以及华文科的考试费。

“国民型中学” 董事应特别注意处理的事务
 ⧫学校注册证
 “国民型中学” 的创办人都是董事会并且是由董事会向教育部注册的。因此,学校注册证是 由董事会而不是校长负责保管。教育法令规定,董事长要负责将学校注册证展示在学校的某 个明显的地方(一般来说,就是学校的办公室),否则可以被罚款不超过五千零吉。

董事的注册
 “国民型中学” 的董事是向州教育局注册的。有关董事必须填写所规定的表格(可向州教育 局注册官索取),将填妥的表格呈交州教育局的注册官。注册官在将该名董事注册后,将发 出执照予该董事。没有注册的董事可以被罚款不超过三万零吉或监禁不超过二年或两者兼 施。当某一位董事已停止出任或辞去学校董事职位时,董事长必须在 21 天内向注册官呈报 该事,否则可以被罚款不超过五千零吉。

以下人士不能担任“国民型中学”的董事:
➭凡曾因犯下刑事罪而被判监禁不少过一年或罚款不少过二千零吉者;
➭曾在本法令或之前的教育法令下被撤销其学校董事注册证者;
➭在其注册申请中或处理其注册申请时,做出虚假或误导性的声明,或故意隐藏与该注册 申请有关的任何重要事实者;
➭非马来西亚公民。

 注册官将会拒绝他们的注册。被拒绝注册的人士可以在接获通知的 21天内向部长提出上 诉。

在当选为学校董事后,就应尽快进行注册。由于校长是学校董事会的当然秘书,一般上是由 校长去处理。然而,校长也可能忙于职务而一时忘记处理此事。因此有关董事在当选后,应 该不时与校长联络询问此事。如果不幸校长与董事不和而没有处理该注册事项,该董事即成 为非法董事,其后果可能是很严重的。在这种情况下,董事会或有关董事最好是自己处理注 册事项。 

注册官批准该董事的注册后,就会发出一张执照给该董事。执照正本应该由董事保管,校长 则保管副本。如果一位董事在当选后的一段时间后,还没有收到这样的执照,他就应该去州 教育局注册处询问。如果一位董事没有注册,他就不是合法的董事。他可以在教育法令下被 控,而如果罪名成立,可以被罚款不超过三万元或监禁不超过二年或两者兼施。其他的合法 董事也可以因这位董事没有正式注册而受到同样的刑罚。

董事会章程
 西马的 “国民型中学” 董事会几乎全都是在 1957 年之前(博客注:之后?)成立的。在 1958 年接受政府全部津 贴后,当局曾提供董事会章程样本,供各 “国民型中学” 董事会参考采用。之后,《1963 年 教育(拨款)(修订)条例》以及《1966 年教育(拨款)(修订)条例》的附录相续列出了 西马学校董事会章程必须具有的条文,但是,都没有提供新的董事会章程样本。这就是说, 目前没有一个 “国民型中学” 董事会必须采用的标准的共同章程。

由于本身的董事会章程可能与其他 “国民型中学” 的大不相同,董事会必须根据本身的章程 来处理自己的业务,不能要盲目跟从其他学校的处理程序。学校董事必须遵照本身的董事会 章程来办事,否则教育部长可以以此为理由来委任额外的董事。 

确保学校的财产和资金得到恰当的管理
 “国民型中学” 的董事必须确保学校的财产和资金得到恰当的管理,否则教育部长可以委任 额外的董事(additional governors)。 

确保学校的纪律得到足够的维持
学校董事必须确保学校的纪律得到足够的维持,否则教育部长可以委任额外的董事。

 ⧫校地地税
 内阁曾在 1999 年原则上决定,凡是校地不是教育部的学校(包括 “国民型中学”),都可以 每年只缴交一零吉的地税。鉴于土地和地税是属于州政府的权力范围,中央政府所做出的原 则决定,还需要通过州政府来落实。内阁的这个决定已经传达给各州的土地总监。具体落实 方案还需州行政会议批准。

如何处理这个地税问题呢?
(1) 董事会应先向当地土地局局长询问,州行政会议是否已经通过有关决定。这是因为 土地局只有接到州行政会议的决定后才能实施这项措施。

(2) 如果州行政会议已经通过,董事会须将学校地契复印一份,将使用为学校用途的范 围以彩色标明。之后,要求县教育局或州教育局签名盖章该份地契复本,以证明该 地段的确是被使用为学校用途。

(3) 最后,才将上述文件交给土地局局长,以便证实只须缴交一零吉作为该年的地税。

(4) 如果州行政议会还没有通过有关决定,董事会成员应尽快联络负责州土地事务的行 政议员,向他反映此事,希望州行政会议能尽快通过决定,让有关学校(不只是华 小)能一零吉缴付地税。

必须注意,州行政会议是无权一次过的永久允许每年只缴付一零吉的地税。这项措施必须每 年由州行政会议按程序通过,才能生效。因此,“国民型中学”董事会有需要与负责该州土 地事务的行政议员保持联系,以取得其合作来处理地税问题。





Friday, March 8, 2019

把根留住 (三)

把根留住 (三)

尊孔华中董事会曾经说过不迁校,若是在吉隆坡境内还可考虑。不过要尊孔华中迁校的内外杂音噪声不断,理由听来堂皇,可都是罔顾吉隆坡市民的权益,罔顾吉隆坡学子入读吉隆坡尊孔华中的选择权,就是要把尊孔华中从吉隆坡连根拔起。
[ 请参阅 把根留住(二)(12/4/15)》及 保留吉隆坡尊孔华中(16/9/13)》https://alumni-kongzi.blogspot.com/2013/09/2011-9-15.html#links]

在吉隆坡迁校成功的学校,一是Bukit Bintang Girls School,搬去Cheras Shamelin,另一是St. Mary Girls School,搬迁至甲洞,它们都是搬迁在吉隆坡境内。搬迁的原因是校地的拥有者(教会)要把地卖给发展商去发展,因此两者(迁校的得益者)和教育部协商,同意在吉隆坡其它地方建设新的校舍,并负担起所有的建校费用,建竣后有关的学校才搬过去。

BBGS的董事会决定放弃新校的拥有权,交给教育部,因此新校成为政府学校,改称为 Seri Bintang Utara学校,同时也没有了董事会。St. Mary 学校则保留了董事会和原有的校名。这两所学校原本都是改制的英文中学,尊孔华中则是改制的华文中学。

上述两个成功迁校的例子,告诉大家一件事情,就是迁校的得益者,应该直接和教育部商谈,才会达到成果。谁会是尊孔华中迁校的得益者?大家都很清楚,但绝对不是尊孔华中董事会,也不是吉隆坡的市民,除非学校还留在吉隆坡市内。

换句话说,凡是在尊孔华中迁校中的得益者,应该直接和教育部商谈,而不是去和一无所有的尊孔华中董事会商谈,更不是间接的要尊孔华中董事会和教育部为‘得益者’商谈。不要忘记,董事会是教育部管辖下的学校里一个没有法定地位的机构,教育部随时可以撤销或更换董事会。只有‘真正’的校地拥有者及迁校得益者才能和教育部平等的对谈条件,到时教育部自然会咨询学校董事会、家教协会以及其它迁校的利益受损者(若有)。当听取了各方的意见及谈妥条件后,得益者必须将应有的校舍建成,接着教育部开启了绿灯,即可搬迁,水到渠成!

最后,尊孔华中是一所政府全权管理的学校,建校和迁校都不是董事会的责任和义务,何况今天的尊孔华中董事会是‘两袖清风,没有权力和财力。董事会能做到的是‘把根留住’,尽量协助提升目前尊孔华中的软硬体设备,以及好好的执行上一篇《董事会的任务》里所述的‘社会责任’,则伟哉壮哉







Thursday, March 7, 2019

董事会的任务

董事会的任务

讼诉是被撤下了,但其结果不会影响尊孔华中的存在及其运行和操作,学校继续是由教育部全权管理,在没有得到教育部的同意下,没有谁可以更改现有的教学设备及活动场所。学校的校长和副校长是教育部在校的高级代表,负起维护学校所有设备及场地完好无失的重要任务,这是正副校长的职责,无可推卸,他们的上司是教育部,也是他们的坚强后盾。至于董事会,则尽其能力协助看管好了!

撤诉改变不了一个铁般的事实,即尊孔中学是在1/5/1962 改制成为尊孔国民型中学,那时候尊孔独中并不存在。尊孔独中是在1/1/1963注册成为一所全新的中学,收容不能留在尊孔国民型中学继续学业的学生。不论独中如何想借‘华教’的名堂,制造舆论来合理化尊孔独中的身份来挤压排斥尊孔华中,都改变不了‘是尊孔中学申请改制为尊孔华中及独中是后来成立’的事实,因此尊孔华中是尊孔中学的继承者,有如太阳是从东边升起,那是自然的规律!

董事会是根据1961年教育法令设立的学校机构,无奈今天在法庭眼中不是一个在社团法令下的注册社团,故没有法定的地位。原来尊孔华中董事会是一无所有,没有学校的管理权,也没有学校的拥有权,可说是两袖清风!

看来学校董事会只是一个为学校师生谋取福利义务机构,其任务就是在自身能力的范围内,帮助校长(间接也是在帮助教育部)解决校内的问题,如屋顶漏水、地板墙壁破裂、设备损坏、厕所阻塞及解决纪律问题等等。董事会也颁发奖励金激励学生、赞助学会的各项活动、增添学校设备、举办教师节慰劳宴、过年过节送点小礼物给教职员等等的活动。以上的义务工作,近23余年来尊孔华中董事会在丹斯里郑福成及郭金棠的领导下都在做。这一切是董事会的义务付出,不是董事会的责任。董事会付出只是期望学校在各方面改善的情况下,教学水准及学业成绩一天比一天进步。更好听一点的说,董事会付出是为了教育,为了保存华文一科,为了传承中华文化,为了莘莘学子的光明前程!

尊孔华中有幸,拥有董事会。对于没有董事会的普通学校,迫切时唯有向家长教师协会寻求协助,或要求其教育局及教育部尽快处理学校紧急的问题,其效率及成果是可预见的。

不过尊孔华中的董事会有一项重大的社会责任,就是看守监督尊孔华中所有的班级必需开办华文课,且至少有每周5/200分钟的教学,这是改制时的一个重要条件,是教育部的承诺。为了维护及落实这一条件或承诺,董事会规定华文课为学校的必修和必考科。董事会也坚持教育部所委派的校长拥有华文资格,以及学生的来源是华文小学。以上四点互相牵动,很是重要,其原因不说自明。尊孔华中的董事诸公可要做到以上几点,则俯仰无愧!


在礼堂上的挥春活动

郭老颁奖

农历新年送柑予老师

越野赛跑 
新窗新门




Wednesday, March 6, 2019

讼诉被撤销


讼诉被撤销

尊孔华中董事会明知社会舆论是倾向独中一边,但身在其位,则尽其责,这是中华文化里的‘义’。当使用了50余年的篮球场,在无声无息中被独中吞噬后,董事会决定向法庭寻求尊孔华中对校地应有的权益,这是责无旁贷,此举非不公不义之辈所能理解!讼诉的理由已在前两篇尊孔华中的付出入禀法庭寻求公道的理据清楚说明。 

在辩方的要求下,法庭于28/8/2018撤销了尊孔华中董事会为‘校地信托人代表’一事的讼诉。判决中主要原因之一是‘董事会’不是一个注册社团(registered society),因此起诉人虽然是董事会的主席,但没有法定的地位capacity)去进行讼诉。

换句话说,讼诉并没有进入实质的审讯阶段,法庭也就没有对信托人一事判决,更没有对校地一事作出裁决。有华文报章上的新闻标题称:‘高庭裁决校地属独中’,明显的又在误导社会,有失职不公之嫌。

董事会如果对判决不满,当然可以上诉,不过那可是一个冗长的过程,耗钱耗时又耗气力,而成果还未可知。作为‘没有法定地位’及没有经济来源的董事会,惟有议决不上诉!

尊孔华中董事会为了争取学校应有的权益,甘冒不韪勇敢的踏出了一大步。虽然受挫,但已尽了其应尽的责任,无愧于心,更无愧于广大爱护尊孔华中的家长、校友及社会大众。这正确的一步,让董事会更了解自己的身份地位,让社会大众明白尊孔华中的困境,也回应了一些对董事会‘只说不做’的指责。

萧丽如校长主持在篮球场的童军活动


被吞噬了的篮球场2017

动工了!猜猜看这些`这些钢板的用途3009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