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rch 8, 2019

把根留住 (三)

把根留住 (三)

尊孔华中董事会曾经说过不迁校,若是在吉隆坡境内还可考虑。不过要尊孔华中迁校的内外杂音噪声不断,理由听来堂皇,可都是罔顾吉隆坡市民的权益,罔顾吉隆坡学子入读吉隆坡尊孔华中的选择权,就是要把尊孔华中从吉隆坡连根拔起。
[ 请参阅 把根留住(二)(12/4/15)》及 保留吉隆坡尊孔华中(16/9/13)》https://alumni-kongzi.blogspot.com/2013/09/2011-9-15.html#links]

在吉隆坡迁校成功的学校,一是Bukit Bintang Girls School,搬去Cheras Shamelin,另一是St. Mary Girls School,搬迁至甲洞,它们都是搬迁在吉隆坡境内。搬迁的原因是校地的拥有者(教会)要把地卖给发展商去发展,因此两者(迁校的得益者)和教育部协商,同意在吉隆坡其它地方建设新的校舍,并负担起所有的建校费用,建竣后有关的学校才搬过去。

BBGS的董事会决定放弃新校的拥有权,交给教育部,因此新校成为政府学校,改称为 Seri Bintang Utara学校,同时也没有了董事会。St. Mary 学校则保留了董事会和原有的校名。这两所学校原本都是改制的英文中学,尊孔华中则是改制的华文中学。

上述两个成功迁校的例子,告诉大家一件事情,就是迁校的得益者,应该直接和教育部商谈,才会达到成果。谁会是尊孔华中迁校的得益者?大家都很清楚,但绝对不是尊孔华中董事会,也不是吉隆坡的市民,除非学校还留在吉隆坡市内。

换句话说,凡是在尊孔华中迁校中的得益者,应该直接和教育部商谈,而不是去和一无所有的尊孔华中董事会商谈,更不是间接的要尊孔华中董事会和教育部为‘得益者’商谈。不要忘记,董事会是教育部管辖下的学校里一个没有法定地位的机构,教育部随时可以撤销或更换董事会。只有‘真正’的校地拥有者及迁校得益者才能和教育部平等的对谈条件,到时教育部自然会咨询学校董事会、家教协会以及其它迁校的利益受损者(若有)。当听取了各方的意见及谈妥条件后,得益者必须将应有的校舍建成,接着教育部开启了绿灯,即可搬迁,水到渠成!

最后,尊孔华中是一所政府全权管理的学校,建校和迁校都不是董事会的责任和义务,何况今天的尊孔华中董事会是‘两袖清风,没有权力和财力。董事会能做到的是‘把根留住’,尽量协助提升目前尊孔华中的软硬体设备,以及好好的执行上一篇《董事会的任务》里所述的‘社会责任’,则伟哉壮哉







Thursday, March 7, 2019

董事会的任务

董事会的任务

讼诉是被撤下了,但其结果不会影响尊孔华中的存在及其运行和操作,学校继续是由教育部全权管理,在没有得到教育部的同意下,没有谁可以更改现有的教学设备及活动场所。学校的校长和副校长是教育部在校的高级代表,负起维护学校所有设备及场地完好无失的重要任务,这是正副校长的职责,无可推卸,他们的上司是教育部,也是他们的坚强后盾。至于董事会,则尽其能力协助看管好了!

撤诉改变不了一个铁般的事实,即尊孔中学是在1/5/1962 改制成为尊孔国民型中学,那时候尊孔独中并不存在。尊孔独中是在1/1/1963注册成为一所全新的中学,收容不能留在尊孔国民型中学继续学业的学生。不论独中如何想借‘华教’的名堂,制造舆论来合理化尊孔独中的身份来挤压排斥尊孔华中,都改变不了‘是尊孔中学申请改制为尊孔华中及独中是后来成立’的事实,因此尊孔华中是尊孔中学的继承者,有如太阳是从东边升起,那是自然的规律!

董事会是根据1961年教育法令设立的学校机构,无奈今天在法庭眼中不是一个在社团法令下的注册社团,故没有法定的地位。原来尊孔华中董事会是一无所有,没有学校的管理权,也没有学校的拥有权,可说是两袖清风!

看来学校董事会只是一个为学校师生谋取福利义务机构,其任务就是在自身能力的范围内,帮助校长(间接也是在帮助教育部)解决校内的问题,如屋顶漏水、地板墙壁破裂、设备损坏、厕所阻塞及解决纪律问题等等。董事会也颁发奖励金激励学生、赞助学会的各项活动、增添学校设备、举办教师节慰劳宴、过年过节送点小礼物给教职员等等的活动。以上的义务工作,近23余年来尊孔华中董事会在丹斯里郑福成及郭金棠的领导下都在做。这一切是董事会的义务付出,不是董事会的责任。董事会付出只是期望学校在各方面改善的情况下,教学水准及学业成绩一天比一天进步。更好听一点的说,董事会付出是为了教育,为了保存华文一科,为了传承中华文化,为了莘莘学子的光明前程!

尊孔华中有幸,拥有董事会。对于没有董事会的普通学校,迫切时唯有向家长教师协会寻求协助,或要求其教育局及教育部尽快处理学校紧急的问题,其效率及成果是可预见的。

不过尊孔华中的董事会有一项重大的社会责任,就是看守监督尊孔华中所有的班级必需开办华文课,且至少有每周5/200分钟的教学,这是改制时的一个重要条件,是教育部的承诺。为了维护及落实这一条件或承诺,董事会规定华文课为学校的必修和必考科。董事会也坚持教育部所委派的校长拥有华文资格,以及学生的来源是华文小学。以上四点互相牵动,很是重要,其原因不说自明。尊孔华中的董事诸公可要做到以上几点,则俯仰无愧!


在礼堂上的挥春活动

郭老颁奖

农历新年送柑予老师

越野赛跑 
新窗新门




Wednesday, March 6, 2019

讼诉被撤销


讼诉被撤销

尊孔华中董事会明知社会舆论是倾向独中一边,但身在其位,则尽其责,这是中华文化里的‘义’。当使用了50余年的篮球场,在无声无息中被独中吞噬后,董事会决定向法庭寻求尊孔华中对校地应有的权益,这是责无旁贷,此举非不公不义之辈所能理解!讼诉的理由已在前两篇尊孔华中的付出入禀法庭寻求公道的理据清楚说明。 

在辩方的要求下,法庭于28/8/2018撤销了尊孔华中董事会为‘校地信托人代表’一事的讼诉。判决中主要原因之一是‘董事会’不是一个注册社团(registered society),因此起诉人虽然是董事会的主席,但没有法定的地位capacity)去进行讼诉。

换句话说,讼诉并没有进入实质的审讯阶段,法庭也就没有对信托人一事判决,更没有对校地一事作出裁决。有华文报章上的新闻标题称:‘高庭裁决校地属独中’,明显的又在误导社会,有失职不公之嫌。

董事会如果对判决不满,当然可以上诉,不过那可是一个冗长的过程,耗钱耗时又耗气力,而成果还未可知。作为‘没有法定地位’及没有经济来源的董事会,惟有议决不上诉!

尊孔华中董事会为了争取学校应有的权益,甘冒不韪勇敢的踏出了一大步。虽然受挫,但已尽了其应尽的责任,无愧于心,更无愧于广大爱护尊孔华中的家长、校友及社会大众。这正确的一步,让董事会更了解自己的身份地位,让社会大众明白尊孔华中的困境,也回应了一些对董事会‘只说不做’的指责。

萧丽如校长主持在篮球场的童军活动


被吞噬了的篮球场2017

动工了!猜猜看这些`这些钢板的用途3009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