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ly 25, 2010

(22)一图胜千言

一图胜千言!


先有       尊孔国民型中学 于1962年5月1日,
后才有 尊孔独立中学       于1963年。

余思庆校长 于1949年起即担任  尊孔学校的校长,
1958年继续担任 尊孔中学的校长,
1962年继续担任 尊孔国民型中学校长,
至到1964年底退休。
余思庆校长的办公室至今还是尊孔国中的校长室!

这个铁般的事实清楚的证明尊孔国中是延续和继承自尊孔中学及更早的尊孔学校!
四合院校舍有如一个家族的祖屋,只有正统的继承者,也就是 尊孔国中,才能寓居和使用四合院校舍!



Friday, July 23, 2010

(21)尊孔国民型中学 -- 简介




1906年,清朝两广总督奉派刘士骥到南洋视学,在吉隆坡倡议兴办学堂,得到当地的父老响应,租借金榜亚答街3间新屋为校舍,创立尊孔学堂,后称尊孔学校。创办人包括当时的社会贤达,有陆佑先生,陈秀连先生,何小褚先生数十人等。

1920年,尊孔学校迁入兴建于八达岭山巅的新校舍,一间由两个四合院合成的双层巍峨大楼。它从此在阳光的爱抚下,在风雨的滋润中,坚定的屹立至到今天。学校的班级人数也逐年增加,直至1955年,全校共开82班,学生人数达3800余名,教职员有120余名,时为中马最大规模的学府。

1957年,为遵循我国马来亚独立后的教育体制,尊孔‘小学部’接受改制。1958年起,尊孔学校分为两间行政独立的‘尊孔中学’及‘尊孔标准型华文小学’(后来改称为尊孔国民型华文小学)。尊孔小学于1965年迁至位于新街场路的新校舍。

1962年5月1日,尊孔中学董事会向国家教育部申请改制为国民型中学,即刻被批准并由当日起生效,惟董事会将另办 独立中学以收容超龄生。

1963年起,尊孔中学即易名为尊孔国民型中学,继续以四合院大楼为主要校舍,还有与大楼相对的科学室与食堂。尊孔中学的余思庆校长留任校长一职,许多资深教师也同样的在职留任,计有赵炳连师、萧锦章师、张超榜师、饶小园师、谢金福师、叶维楚师、辛上图师、梁锡九师 、吴志芳师等十数位老师。

改制后的尊孔国中,在不友善及困难的环境下,努力的展开了‘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的教育工作。改制后的尊孔国中,在校训‘勤 扑 勇 毅’的引领下,不断地为国家社会输送人才。如今他们都秉着校歌里‘建设国家 仔肩匪轻’的任务,在各自的领域里面,积极的为国家社会作出贡献。佼佼者有企业家丹斯里拿督 郑福成局绅(1993年后学校的董事长),政治家拿督斯里 翁诗杰部长,还有许多个各行各业的成功人士及专业人才。

1920 年四合院落成




Saturday, July 17, 2010

(20)把根留住

有人说我们是华文中学,
          可是所谓的悍士瞪着眼睛说:不是!
          你们只有一本华文课。
 
有人说我们是政府中学,
         可是政府的高官瞪着眼睛说:不是!
         你们的校地不是政府的。

噢!我们是谁?
我们的根在哪里?

我们是尊孔国中
        远一些,我们延续自尊孔学校
        近一点,我们的前身是尊孔中学

古朴的四合院是我们的血肉躯体,
我们的根深植在四合院里!

四合院,
        见证着 先贤 创校 的奉献精神;
        见证着 祖辈 辛劳 的耕耘;
        见证着 前人 留下 的果实!

在四合院里,
        有开启中华文化保藏的钥匙;
        有沟通我国多元文化的桥梁;
        有探索科学工艺的照明灯!

在四合院里,
    青春飞扬;
        书声琅琅;
            薪火相传!

这是我们的尊孔国中!
古朴的四合院是我们的血肉躯体,
我们的根深植在四合院里。

尽管四合院的上空乌云密布,
        妖魔的电光闪闪,
        鬼怪的雷声隆隆。

但见尊孔国中的儿女心手相连,
        四合院磐石不动!
尊孔国中的儿女心手相连,
       我们要把根留住!

*******************************************************
*******************************************************
注: 尊孔国中只是一间普通中学(马来西亚 吉隆坡),容纳了近乎100%来自华文小学的毕业生,要不然难以在正课里教导华文课。

尊孔国中的校产归属于董事会,不归属于政府,所以不是政府中学,不过却是一间由政府全权管理,实施政府教育课程的普通中学。要不然在今日的标准下,家长可要承担每月数百元的学杂费。



Thursday, July 15, 2010

(19)把歌儿唱下去!





互联网上看到一则笑话,当这两首歌《把根留住》和《一剪梅》响起的时候,有一种人会在那儿颤抖,害怕异常。他,就是‘太监’!


话说尊孔国中董事会为了庆祝104周年校庆暨筹募教育基金,决定在7月10日租用尊孔独中礼堂举办盛大晚宴,主题为‘把根留住’。没料到 ‘把根留住’这句意义美好而深远的词句,却引发尊孔独中董事会的‘敏感’并发症,使到他们在新闻发布会上说,不要把礼堂租给尊孔国中办校庆晚宴,其吴校长更大谈‘根在哪儿’?

尊孔国中董事会是早在半年多前,以商业手续付了一千元订金租用尊孔独中礼堂,如果独中要违反订约,那可是失去了‘诚信’,对不起孔老夫子,还需要背负上法律的责任!结果独中在各方人士的指责下,去函尊孔国中说可以继续租用,不过要将‘把根留住’的宣传布条拿下!哇噻,这是‘内安法令’的指示吗?还是说要向权威机构申请批准才能使用‘把根留住’呢?

有人劝导晚宴筹委会要慎重考虑到独中所患的严重‘症状’,而不要去理会他们是否是‘人权运动’的捍卫者,或者是 '说话和行为' 表里不一的伪君子。筹委会再三斟酌下,终于抱着‘舍己为人’的崇高精神,取下‘把根留住’的布条,平和的把整个宴会筹办进行下去。

说也奇怪,710校庆晚宴当天下午四时起,老天就断断续续的在下雨,时而细雨飘飘,时而滴滴答答,似乎在泣诉说:要‘把根留住’!要‘把根留住’!直到一群校友走到台上,唱起‘把根留住’的歌后,老天才展露欢颜!

啊! 这是天意,这是天意,老天要尊孔儿女把歌儿继续唱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