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12, 2010

外一篇 (B)冻结关系是明智之举


















尊孔国中董事会(后称董事会)和尊孔校友会(后称校友会)是两个注册不同的团体,各自根据本身的章程规范行事。相同之处是尊孔校友会的会员,有些是曾经在‘尊孔国中’或其前身‘尊孔中学’求学受教育的学生。换句话说,如果要拉近关系,校友会算是‘儿子’,董事会算是‘老子’。所以,‘老子’做的事情,作为‘儿子’的校友会就算不同意,也理当尊老敬贤,不该对董事会有‘叛逆’的举动!

话说回头,董事会的章程里有委任董事的条款,其中条款 1(ii)说:‘三位校友成员由董事会从校友中委任’。以前董事会和校友会互相尊重,友善往来,因此接受校友会推荐过来的成员,并委任他们为代表校友的董事。大家可要注意,校友会只是 ‘推荐’,而由董事会‘委任’;他们是 代表校友,并 不是代表校友会

2001年起的尊孔独中风波,逐渐蔓延至尊孔校友会。2003年的4月,尊孔校友会将举行执委会改选。在这一场激烈选战中,由刘庆棋为首的‘改革派’,曾经挥起一个矛头指责董事会称:搬迁不力!刘庆棋等的目的何在?尽在此言中!中选后,刘庆棋即刻来函要求取代尊孔国中董事会中的校友代表三人。

尊孔国中董事会的一些成员,包括郭金棠顾问和丹斯里郑福成董事长,曾经是刘庆棋等在尊孔独中风波里要斗争打倒的对象,董事会不欲看到一路来和谐的尊孔国中从此吵吵嚷嚷,不欲看到学校的事情被复杂化,甚至变生肘腋,因此唯有根据章程,慎重处理有关校友会的要求。

首先,董事各有任期,那是众所皆知之事。由于当时的校友董事无意要辞职,董事会也无理由开除他们,所以要等到2004年才委任谭志江为校友董事来取代有关任满的董事。正如所料,校友会大表不满,刘庆棋主席更在多个场合公开抨击董事会和在场的董事长,含有羞辱之意。董事会不与他在公开场所争执,而平心静气的在会议中行使本身的权力,取消校友会所推荐的代表,改委其他校友为董事,谭志江则改为‘直委董事’,以示尊重,任期由2005年开始。不过后来谭志江宣布不接受委任为直委董事。

显然的,董事会这一正确并带有骨气的行动,令刘庆棋为首的校友会暴跳如雷。他们不只不检讨本身嚣张无礼的行为,更变本加厉,以一封志期1/3/2005*,语带威胁的公函致给董事长。公函中语气傲慢,除了对董事会无礼责难之外,更要董事会修改章程以遂他们之意。孔子曰:是可忍,孰不可忍!西谚也说:这是最后一根压断骆驼背的稻草 It is the last straw that breaks the camel’s back! 董事会卒在2005年6月29日的会议上,冻结与校友会的关系,免得以后事情纠缠不清,无完无了。

写到这儿,大家不妨看看尊孔小学董事会。2003年校友会也安插了三位代表,从此以后,尊小董事会鸡犬不宁。在2006年中,黄清城校长调职离去,接着黄耀辉董事长也意兴阑珊的离开董事会。(听说有人对尊小董事长一职,擦肩而过,暗自捶心。不表。) 由此可见,尊孔国中董事会依章行事,慎重的处理有关事情,是明智之举,更是合乎情理的。

时至今日,由刘庆棋到谭志江担任主席的校友会,还是冥顽不灵,从来不检讨自己的态度行为,甚至倒过来指责说董事会干涉校友会的权益,真是令人摇头叹息!校友会这几年来,年年通过所谓要学校董事会接受校友会的代表为董事的议决案,幼稚到如此,令人哑然失笑!想想看,一个团体要接受你,你没有议决案也会照样接受;一个团体不要接受你,就算你通过一百次的议决案也无作用。当然,校友会这一举动,无非要做个样子给大家看,也就是说只有他人错,校友会就是没有错!

================================
* 注:尊孔校友会志期1/3/2005 公函 ---- 请参阅《尊孔国民型中学100年纪念特辑 p148 - p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