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October 28, 2010

(31)华社资源有限?



 改制前的‘华文中学’是属于华社的,华文中学的董事会接受政府的献议,也就是接受政府的津贴而将学校改制,虽然有附加条件,但并不是把校产捐赠或卖给政府!改制后的华文中学易名为‘国民型中学’,其校舍校产当然还是直接的属于董事会,间接的属于华社,那是无可置疑的。改制后的国民型中学董事会,其董事都是当地华社各行各业的成员代表,如果国民型中学不是属于华社的,哪么该属于谁的呢?难道说一定要逼迫它成为真正的政府中学,这样才会令到一些人舒心爽意?


从开始以来,董总及华教斗士即把‘改制’一事看成是‘消灭’华文教育的措施,自然的把国民型中学看成是他们的心头恨,是独立中学的敌人!过去的50年来,国民型中学是否已经成为‘华文教育’的刽子手呢? 答案是明显的:没有!其实恰恰相反,50年来国民型中学扮演了维护华文教育的根,培育华文小学师资的重要角色,同时继续为传承中华文化做出巨大的贡献。

董总及华教斗士不支持‘国民型中学’,有他们本身的理由和权力,在民主开明的社会里,大家都理解不强求。可是他们却时常以‘华社’自居,宣扬华社不能资助‘属于政府’的国民型中学、华社不能负责国民型中学的活动开销、华社不能承担国民型中学的发展经费。今天,在一些主要华团开始行动要关注国民型中学的当儿,他们又说华社的资源有限,只能从旁协助,敲敲边鼓!这种挟持‘华社’的名声来隔离打压国民型中
学之举,完全是强暴华社意愿的行为,是盗用华社之名在华社里搞矛盾,非和谐之道,非华社之福!

华社是不是资源有限?有何数据证明?我们不清楚。我们只清楚兴学办校、赞助公益是造福人群社会的善举。一向来对公益事件当仁不让的华社,自然会在能力的范围内给予国民型中学适当的援助,不需要有特定议程的团体或个人来指指点点!何况国民型中学来自华社,属于华社,积极的为华社做出贡献,当它遇到问题和困难时候向华社寻求救援协助,有何不对?有何不可?为何要说东道西来阻难?
这样久来的国民型中学是不是弃儿?是谁的弃儿?大家心里有数。不过‘国民型中学是华社弃儿’的看法如何会成为‘打击董教总’的言论呢?是否董教总把自身‘膨胀’成华社后而感染到一种‘超级过敏症’?要不然有谁要去招惹头顶金字招牌的董教总,那不是等于捅了黄蜂窝,自讨苦吃吗?拜托,董教总若有内部矛盾就应该在内部协商解决,不该嫁祸于旁人呀!


马来西亚是个多元民族的国家,多元文化是我国的优点,也是我国人民誓言维护的特色。所以当董总在警惕华社,抨击‘单元教育’的政策时,大家在忧心忡忡下,都给予呼应支持!不过,董总把华文教育置于惟我独尊的地位,而不能容忍国民型中学只有一本华文课的事实,是不是也在推行鼓吹另外一种‘单元教育’呢?当然,这个‘臆测’是不正确的,因为董总的总务傅振荃终于勇敢的独排众议说:“董总乐意协助国民型中学,有如协助华小一般。” 噢!孔老夫子有灵,董总里头终于出现了一位心胸宽阔的领袖,幸甚!不过后续如何?大家还是拭目以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