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31, 2010

(10)本是同根生?(回应报章的报道)

南洋商报采访了三位尊孔独中董事要人和教育部副部长魏家祥,访问内容刊登在30.5.2010的国内版。

尊孔独中前董事长邹寿汉所说的有关资料或密件,其实早已刊载在《尊孔国民型中学百年纪念特辑》内,请关心的朋友查阅126页至135页(i)30/6/1965董事会记录 (ii)Official Statement -- 1961年教育部官方文件 (国民型学校校产拥有权)(iii)改制为全津中学的条件 。只要我们不断章取义,将全部文件放在一起来看,然后略加分析思考,就清楚尊孔独中并没有继承,也没有拥有之前尊孔中学校地和校舍的主权。

这三份真实的文件已足够和清楚的说明:

(一)是尊孔中学董事会向教育部申请将‘尊孔中学’改制,然后易名为‘尊孔国民型中学’。

(二)自然的,尊孔中学的董事会也就易名为‘尊孔国民型中学董事会’。

(三)改制前后,校地和校舍都是归属于尊孔中学的董事会,并不归属于政府。

(四)既然尊孔国中董事会是由尊孔中学董事会易名而来,那也就合情合理的拥有了尊孔中学的校地和校舍(备注:要不然尊孔国中能在当时主要的校舍四合院上课吗?)

(五)改制前后,都有董事认为要在原地办尊孔独中,从小楼的改建到巍峨的十五层大楼,这个要求已一一的实现了(备注:就是这种拿得起放不下,心胸窄又短视的态度,导致今天两间尊孔中学的困境)

(六)原来的‘尊孔中学的董事会’及过后继承它的尊孔国中董事会有责任和义务提供校舍和设备开办‘尊孔国民型中学’,在没有得到教育部的同意下,不得更改(备注:早前的尊孔国中在本身董事会的失责下,已失去了许多设备)

(七)尊孔独中和尊孔国中若有利益冲突时,需要以尊孔国中的利益为优先(备注:一路来,尊孔国中的利益都被丢在一旁)

假如尊孔独中董事会的确是继承了‘尊孔中学’的董事会,那么他们就有责任和义务去遵守尊孔中学董事会将学校申请‘改制’的条件!但事实上是他们不断的逼迫尊孔国中搬迁,可是却不会或不能提供‘代替’的校舍和设备。换句话说,他们不会遵守也不需要遵守‘改制’的条件,因为不是他们‘继承’了尊孔中学董事会。这是浅显易见,逻辑性特强的道理。

尊孔校友会或更切实的尊孔(独中)校友会前主席刘庆棋,为了要当选,抹黑其前任主席,结果被告上法庭,最近其毁谤的讼诉被判输了。数年前,他曾经写信给国中董事会,强硬的指出校友董事应该由他的校友会来委任,若国中董事会不遵从,就威胁说要将此事公诸于华社!没想到今天的他依旧是横蛮兼可笑,既然大言不惭的说88年尊孔国中建电脑室,是预先获得独中的批准!我们肯定那绝对是一个天大的谎言,如果不在此给予驳斥,久了就如‘国中向独中租借校舍’的骗话一样,不明真相人就会说‘是真的呀’!更妙的是他既然异想天开,建议造个地下通道来取代遮雨篷过道,那可真是滑天下的大稽,难道他幼稚的不知道如此的工程,时时刻刻都会造成四合院和独中大楼变成危楼吗?还是说要将四合院搞成危楼就是他潜在的本意?这令我们回想起尊孔国中的科学楼和食堂变成危楼的事情。科学楼和食堂是50年代完成的建筑物,而其所在之处,从来没听说过有滑坡或土崩的事情。尊孔独中于83年在其边旁建起电脑楼后不久,这间只存在了30年左右的科学楼却变成了‘危楼’!我们不禁要合理的怀疑‘危楼’事件,是不是尊孔独中兴建电脑楼所造成的影响和后果?若是,是故意的还是计算失误?因为紧接着而来的就发生了刘庆棋带头发动大搞要拆除‘危楼’来兴建尊孔独中大楼的风波!

尊孔独中董事长沈德和说,只要尊孔国中迁校,就可一劳永逸的解决校地的问题。不错,尊孔国中本来有意要迁校,原来的目的是要让两间兄弟学校都有发展的空间。可是在国中处处被边缘化的情况下,要迁校可真是难、难、难!反过来,独中若要建校迁校可就容易得多了,这当然要归功于董教总数十年来对华社教导及努力的成果!其实,只要尊孔独中学习中华独中,遵守教育部的规定,早早的购地建校,两校的问题已在七、八十年代解决,那里会在尊孔独中耗费了几千万元之后,还是问题重重,至今无完无了!

不是说尊孔独中申请在乌冷县10英亩的校地已经垂手可得了吗?就如以前所说的,只要独中把心结解开,把包袱放下,把尊孔独中搬迁至乌冷县,那儿有好多的华文小学都是潜在的学生来源,尊孔独中在那儿是一枝独秀,光明的前途就在眼前。留下祖先的产业,留下古色古香的四合院,继续让尊孔国中安心的在原地办学,同时大家努力的将四合院申请为国家文化遗产,那么对祖先、对家长学子、对华社完全有好处,完全没有害处。到时,尊孔国中上下绝对不会以怨报德,绝对的会为尊孔独中的迁校建校出钱出力,不落人后。留下的独中大楼,大家可以从详策划,只要衷诚的把国中看成是自己的兄弟,不再玩弄什么你得到了就是我失去了的零和游戏,没有什么事是不可办妥的!这是‘共创双赢’的最佳途径,不懂身兼董总副主席的邹寿汉有没有这种智慧、胆识和魄力来完成或实现他‘共创双赢’的说话?

魏家祥副部长说‘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这句话尊孔国中早在十年前就对尊孔独中说过了,可是尊孔独中并不认为尊孔国中是延续自尊孔中学,他们认为尊孔国中是政府用一块钱向独中租用校舍30年,是政府利用改制的手法‘插进来’的一间政府学校,意图就是要消灭独中!当教育部决定将国民型中学易名为国民中学时,他们就洋洋得意地说:你看,你是尊孔国民中学了!因此独中的吴建成校长说尊孔国中连‘根’都没有!

噢!事情是很清楚的,凡是关心尊孔事件及抱着‘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的看法的尊贵人士,应该要了解及清楚的明白两间学校的来龙去脉,他们的‘根’到底在哪里?在整个事件中,又是谁在‘煎煮’谁的根?是谁不断的在打击别人,甚至召唤律师、警察和保安人员?是谁为特定的议程不断的在蒙骗社会大众?在这儿,尊孔国中的儿女要大声的说,我们的根就深埋在四合院里!

话说回头,尊孔国中到底是直接由教育部管理,推行教育部政策和课程的学校,因此照顾师生的福利,是教育部的直接责任和任务,对‘遮雨篷’事件教育部不应该袖手旁观,更不应该毫无动静,就好像和他们没有关系似的。教育部不可能说不知道,因为它的全权代表就是尊孔国中的校长,一位受教育部委托管理学校的领导!说实在的,尊孔国中董事会是疼惜师生受雨淋的状况,才会答应自身拨出款额,希望尽快的将‘遮雨篷’建好。要不然董事会大可要校长向教育部申请拨款兴建,因为这是校长和教育部不可推卸的责任。我们希望尊贵的教育部副部长也能亲自关心和处理有关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