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17, 2010

(33)和而不同


何其有幸,作为全国华团最高总机构的‘华总’,今年开始关注国民型中学了!在其《马来西亚20年行动方略》中,将《国民型中学所面对的困境》作为一项课题,列入第7项的方略里,协调人是刘志文、周世扬(森华堂)和张贞明(国民型中学校长理事会)。为了响应和探讨这一项课题,森华堂联合其他相关的机构,筹备于12月初召开《国民型中学问题与挑战》的全国研讨会,以探讨并寻求解决方案和加强国民型中学董事、校方、家协、与校友会联系(研讨会工委会主席张金祥语)。

何其不幸,就在研讨会筹备的当中,董总里头有人发出责难的声音。他们认为‘国民型中学是华社的弃儿’的论点就是要打击董总,并指责有关的研讨会有意要推动成立‘国民型中学董联会’,是有心人要分化华教组织,要导致华教组织分崩离析!

事情真的是这样吗?谁是‘有心人’?有谁要来打击董总?他们又要分化哪一些华教组织?根据报导,槟威华校董联会主席杨云贵说:“由这些组织来催生这个董事总会是一项非常奇怪的举措,尤其教总近日在一些课题上和董总已持不同立场;‘教魂’林连玉生前致力反对国民型中学,而林连玉基金会如今却欲干预(协助?)国民型中学董事事务。”

原来‘有心人’是指筹备有关研讨会的机构,即森华堂、隆雪华堂、槟华堂、国民型中学校长理事会、教总、林连玉基金会和校友联总。深层的去思考分析一下,发觉董总产生了这种‘奇怪’的心理是有其逻辑性的,因为除了教总和国民型中学理事会外,其它筹办团体或其领导人都曾在08年到09年的新纪元学院风波中,站在董总的对立面,指责董总领导人的诸多不是!这是一场变生肘腋的风波,双方斗得天昏地暗,旁人看得惊心动魄,最终董总在教总的支持下,稳住了自己的阵脚后而控制大局,以柯嘉逊不续聘为院长告一段落,但烟硝味至今还在空气中弥漫不散。今年校友联总又因《常识比赛》事故与董总全面闹翻,无怪乎董总对这些团体的一举一动,产生了杯弓蛇影的心理,以致对有关的研讨会作出‘打击董总、分化华教组织’的结论。

至于分化华教组织应该是指分化董总和教总这两个华教龙头总会吧,因为教总是研讨会的筹办单位之一,而董总却则拒绝参与。一路来,教总与董总在华教的事务上是打虎亲兄弟,不过有时候双方在其它课题上立场不同,应该是可以理解的,总不成教总是董总的应声虫?此次教总参与‘研讨会’的筹备工作,相信是教总和国民型中学校长理事会有点‘渊源’之故,同时教师和校长互相协助面对问题是很自然的事情,故董总不需对此一事耿耿于怀,诸多疑虑!反而董总应该多方面谅解教总的立场,才能加强双方的兄弟情。

国民型中学校长理事会是筹办自身学校的研讨会,目标正确清晰。其新任主席吴文宝说国民型中学需要一套自救的机制,一来当学校遇到问题时,大家才能够协调步伐,加强力量来共同面对,小孩子都知道78根竹子合在一起总比1根竹子要强韧许多;二来可以互补长短,维护‘华中’的特色!所以说如果此次研讨会能够协助国民型中学董事会设立一个‘总机制’,那完全是为了要自救,要为国民型中学开辟一条生路,就算董总不把这个‘总机制’看成是朋友,但也绝对不是董总的敌人!国民型中学有自己的路要走,也明白自己的弱点和能力不逮之处,所以希望能得到华团的协助,而不是要借此去分化任何华教组织,华教机构也绝不可能因为有了这个‘总机制’,就会分崩离析,那是霸权者危言耸听的说词,试问世界有因为中国的崛起而崩溃吗?

话说回头,那些曾经向董总呛声的筹办单位的真正目的何在?他们是有诚意要协助国民型中学脱离困境,还是要借国民型中学的困境来打击董总,分化华教组织?

对国民型中学来说,这次得到华总及其领导下的团体给予适当的关注,令大家有久旱逢甘露的感觉,当然感到高兴。国民型中学没有理由要质疑这些团体意欲协助他们的诚意,因为他们都是华社里名声响当当的团体,不可能自贬身价来做出损人不利己的事情,更何况直到现在,他们没有借用筹备研讨会的名称来抨击别人。我们深信当今华总新的领导层,有新的抱负,有新的作为,要为整个华社做出实际有用的贡献,而国民型中学到底还是华社中的一个成员呀!

有道是‘唯宽可以容人,唯厚可以载物’。董总作为华社里一个重要的领导机构,应该有豁达的心胸,尤其是经历过新纪元学院风波后的董总,更应该明白‘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的道理。如果大家能够以君子之道待己待人,摆脱非友即敌或非左即右的思想,相信对整个华社绝对是件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