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30, 2010

34 永远的痛


去年12月,阻难破坏尊孔国民型中学建设遮雨篷一事,让尊孔独中众多人物,上至董事长校长,下至职员保安,尽显露出狰狞的脸孔。保安锁门、呼叫警察、出律师信、偷窃建材、文告攻击、发布歪曲抹黑的新闻、呼朋引类四方围剿,最终的目的就是要把尊孔国民型中学炮轰至面目全非后,用以证明此校‘非我族类’,再将它赶出八达岭山(Petaling Hill)!

遮雨篷事件也让大家看到以华语沟通为主的‘华社’,平时如何高声诉求要民主人权、高声呼喊要公平正义,可是在重要的‘是非’面前,他们只谈立场正确,教育正确。因此在‘正确的华教立场’指引下,评论矛头尽是指向尊孔国民型中学的“出身、地位和肤色”,忌谈遮雨篷对师生的好处,忌谈师生对遮雨篷的渴望!

绿草应运而生,做博客blogger 写博文,要让事件的真相及尊孔国民型中学的心声,在重重的围堵和炮声中传播出去。所幸努力没有白费,除了稳定了学校师生和家长惶惶然的情绪,也让更多的人真正的了解尊孔国民型中学的背景和状况,使到更多的人积极的支持尊孔国民型中学把根留住。惟有把根留在八达岭山上,才能满足吉隆坡市区的中下层市民对教育的需求,也才对得起创校先贤在此办校的愿望!

也许是遮雨篷事件所产生的边际效益吧,当有人尽力的打压抹黑,要把尊孔国民型中学排拒在华社和华教圈子外的时候,另一边厢却激发了‘华社要关注国民型中学’的浪潮。在各方的呐喊和呼啸声中,这股浪潮一波紧接一波,终于在2010年12月4日,在槟城召开了《国民型中学问题与挑战》的全国研讨会,将浪潮推向巅峰。

在研讨会总结时,有三位尊孔独中的显赫人物坐在第一排,实在令人惊讶!他们是形像头领沈德和董事长、在背后运筹帷幄的吴建成校长及在前线冲锋陷阵的常董陈正锦。这三个人对‘国民型中学’有切肤般的痛恨,他们的痛与恨,可以细读‘尊孔独中董事会531文告’来感觉一二。吊诡的是这仨人却出现在事关国民型中学的研讨会中,他们意欲何为?

无论如何,研讨会结论中的A项《历史与承诺》的第一条:“华校改制是华社永远的痛,华社当年反对改制立场不变”,不只与当天研讨会的主题 --《国民型中学问题与挑战》的意愿背道而驰,更歪曲了当年华社实际的情况!明显的,这一条款是顺应一小撮痛恨‘国民型中学’者的要求而订列下来,为的就是抚平他们不平衡的心理,好让他们自我怡悦一番。

其实,‘华校’一词就具有误导性,因为华校包括了华文小学,而华文小学在1958年全面改制为‘标准型华文小学’,然后又改称为‘国民型华文小学’的时候,没有听说过有任何人或团体呼痛而反对!至于华文中学的改制一事,有反对的一方也有同意的一方。整体来说,如果‘当年华社’的确是反对改制,为何要申请改制的华文中学的数量,远远超过不要申请改制的华文中学呢?(董总网站:-- 改制 : 不改制 =  54:16)

一路来反对改制的人会继续使用‘威逼利诱’及‘种族霸权主义’等悲愤的词句来自我辩说,但这种片面之词不足为证,更不能令人信服。既然有77%的华文中学接受改制,那么合理的结论就是当年的华社是赞成华文中学改制的。反之,坚持‘华社当年反对改制’的说法,就好像是童话典故里的‘皇帝新衣’,完全是自欺欺人之举!

实实在在的数目字已经清楚显示华社是赞成改制的,那么华社又何来永远的痛?我们说,今天如果没有改制的华文中学在服务华社,那才叫华社痛心疾首,遗恨绵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