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November 16, 2010

(32)弃儿论



三年前安焕然的大作《国民型中学:缺席华教史》一文,已经明确的指出国民型中学早已不在华社所关注的范畴内。他说道:“…华人社会对这一类‘型’中学的发展困境相当冷漠。其中的冷暖炎凉,竟是缺席于我们的‘华教史’论述。…”

由此可见,‘国民型中学是华社的弃儿’的情况早已存在,非今日才冒出来要打击任何人的事情。就在这种情况下,国民型中学各自为政,有的办得不错,也有的顺其自然或听天由命(成为本身董事会的弃儿?)。如果‘弃儿’论会使到一些团体有受到打击的感觉,那才是真正奇怪的事情,难道说他们是制造‘弃儿’的黑手?